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不知从什么开始
每买一件新的东西
就会盘算带着它搬家会不会很麻烦
什么时候我会把它丢弃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刚刚说“Hi!”
就计算消失在彼此人生里的时刻
有的时候会有“Bye!”
大多时候什么都没有

方丈说:“来是偶然,走是必然。不变随缘,随缘不变。”
噢,原来计算只是不想心疼的死过去。

R同学家的玛丽(狗狗)16岁了
每一天玛丽静静地爬在那里
等着R同学回家
等着属于自己的那个Moment的到来

忽然想起一句歌词
“咪咪呀,咪咪,请你相信”。
没有开头,没有结尾,只有
“咪咪呀,咪咪,请你相信”。……

Advertisements

在这个夏风沉醉的夜里

1. 青梅煮酒

        来美四年,第一次到纽约,第一次到时代广场。纽约啊,还是要趁着对美国有新鲜劲儿的时候才有意思。各色各样的人,谁也别觉得谁是外地客,谁也别见外。人们纷纷跑到胜利护士的裙下打探虚实。正要抬头望明月,惊鸿一瞥间,那个经常在新闻里出现的大牌子上飘过:中国的GDP超过了日本。夏风沉醉,这个消息没有惊天动地,人们还是泰然地去看裙子。我悠悠的做起了小梦:

        20年后的时代广场,拉响了警报,这次不是大火,不是911,只是大牌子飘过一行小字:中国的GDP超过了美国。当,当,当,裙子下的美国人民呆呆地抬起头来高呼:“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哈哈哈….

 

2. 对话

A:亲情是生出来的,友情是处出来的,你说爱情是怎么出来的?

B:不知道,可能是一系列复杂的物理和化学反应。

 

3. C

       10日与C同学约定11日运输若干物品事宜

       11C同学手机无人接听。

       12-15
C
同学手机关机。然考虑其宅男一枚,也不以为以。

       16日下午:D同学说几天夜里在C同学家周围停车,C同学家的灯都没有亮。E同学亦称,去找过C同学亦无人应门。考虑到C同学独居,为生命安全起见,D同学和E同学晚上又去敲门,亦无人。C同学的车就在小区里。对门的邻居说,好几天没有见过他的人。

       17日下午,EmailC同学国内室友F,称也多日联系不到,并称C同学之前没有出行计划,若出行必会托付猫。F联系C同学家人也称多日未联系。12点,2点,轮流去按门铃还是无人。窗帘紧闭。DE同学还称,没按门铃的时候有昏黄的小灯,摁了门铃出来灯就灭了。

       18日晨,C同学家的窗帘拉开了,去敲门还是无人,车也没开。与DE同学去学校主要图书馆一层一层去地毯式搜索,亦无人。

      找房东开门,房东打电话给主管,主管说:“车前几天都不在,今天才出现。”明显是在撒谎,摆事实,讲道理,车一直都在,事关重大,请速开门。

      来开门的主管竟然就是C同学家对门的邻居,震惊。

      只有主管能进屋,他说,书包在,电脑也在,猫有猫粮,一切太平就是没有C同学。主管离开。

      D同学,E同学调动所有看过的侦探片的知识,在房门和车都作了标记。分析了种种可能性,看来那个主管靠不住,还是要报警。

      911911说你等着。报学校的校警,催促当地的警察早点来开门看看。再跑去C同学家楼下等警察,吼了几声他的名字。

      C同学站在阳台向我们挥挥手。……

 

 

回国混搭碎碎念

    我觉得每次回国都像是串羊肉串,在短期内把你生活的各个片段串起来,肥一块儿瘦一块儿,再撒点儿辛苦的胡椒面儿。环境是缸,人是鱼,不同的缸有不同的鱼群密度,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物理距离和心里距离。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研究最佳人口密度,反正我知道北京不是,物理距离太近。再风花雪月小资情调,被太阳一晒,地铁一挤,也就挥汗如雨了。在我心目里有个迷幻的梦,真正的美女好像是不出汗的,她就在人海里淡定自若,与世无争的微微笑。可惜在这样的人口密度中是很难找到的。我知道美国的大部分城市在我心目中也不是最佳的密度,心里的距离太远,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趁着我时差混乱,表达欲充沛,碎碎念一番。

1.地铁炼钢炉
    地铁是大城市火热生活的炼钢炉。
长期在乡下生活的我被炼钢炉锻炼的简直像跑了个五千米。傻呵呵地向W同学抱怨:“我要被挤成相片了。”

    老江湖W同学嘻嘻一笑:“5号线是把人挤成相片,1号线就是把两个人挤成合影。”

    把这个笑话讲给另一个老江湖Y同学,Y同学嘻嘻一笑:“要是上班时间去挤1号线就是给大家拍个集体照。”……

2. 有困难找民警

    虽然乡下的生活让我也养成了对陌生人笑一个的习惯,但幸好俺还是知道迅速把工作模式转化到北京。提着小行李箱走在马路上,虽是闹市,但偏偏此刻街上没几个人经过,只有几个中年男子分散站在路边,眼神兜兜转转。看多了法制节目,  俺顿时闻到了一股诈味,低头快速前行。

   “姑娘,姑娘,这里是XXX吗?” 一大伯开始出招。

   “是,是” 小胆姑娘我只得回招,边说边向旁侧了两步。

  “姑娘啊,我开车来北京,车坏到顺义了。” 果不其然,大伯准备施展佛山无影脚了。

  “大爷,您别说了。有困难儿找民警儿。” 小胆姑娘我边说边向前跑了几步,还好这时路上有人了。

3. 电视江湖

    无论什么时候回国,打开电视,把1-100个台过一遍,我的发现是:

    一定有3-5个台在演金大侠的江湖,其中一定有两个台以上是《神雕侠侣》,《射雕英雄传》,《倚天屠龙记》中的一部。如果我是电视台台长,我就给所有的小龙女举行个选美大赛,给所有的令狐冲举行个比武大赛,再请韩寒和郭德刚出任编剧,策划一下怎么把小龙女嫁给令狐冲。 金庸人物大穿越, 不知道谁有兴趣拍得出来。

    一直在演的故事还有白娘子,西游记,和红楼梦,难道要从小看到老。

    一堆唱歌像乌鸦的小朋友在电视上偏要说,“我的音乐梦想。”  我的心里打了一下鼓,但转念一想:“任何梦想都不应该被嘲笑”。

4.  四冰箱一生

   俺家用了20多年的老冰箱终于在大暑这一天光荣地退出了历史舞台。啥叫物有所值,啥叫耐用品?这就是榜样。人家是三宅一生,俺这可是四冰箱一生啊。立此存照!
ToshibaToshiba—-新时代的东芝。(做个小广告啊)

5. 语言拼盘

    很多词好久不用,在环境改变的时候又一下子被拎了出来。比如“谝儿”“慢点儿”“干甚了”,还有那高高的尾音。我搜集到的生动语言有:

    一火锅店为一款麻辣型锅底定名为“干柴烈火”。

    一北京大娘夸另一北京大娘,“您这事做得可真有理儿有面儿。”

    一同学参加某聚会,问之有啥成果见闻,答曰:“被social了一下。”

6. 村上春树的机场

    我觉得村上春树的小说是最适合在飞机上,机场里阅读的小说之一。买了一本他的最新力作《1Q84》。看过之后,我想他一定是受如下作品的启发小说《1984》,电影《本能》,奥姆真理教的报道。村上的书只读过《挪威的森林》和这本,村上的魅力在于读过之后像喝了一杯淡绿色的玄米茶,用陶瓷杯子装着,杯子上写着福禄寿喜财。书里面的主人公都好像是世外的人。害怕卷入深刻的关系,和世界保持着脆弱的联系,情感纤细。淡然若此,真是The Dilema of Intimacy,一期一会,相知几许!

7.  难解之题

    火车上碰到了一对老夫妻,丈夫是盲人。看着我大包小包像个逃难的,大娘和我攀谈起来。大爷大娘乐呵呵地还说出站的时候要帮我提东西。几轮交谈下来,了解到这对老夫妻是去北京上访的,每月至少跑一次北京。事由是九十年代初的承包果园合同被政府单方面撕毁,分给其他村民。他们这样已经上访了17年了。有些伤痛旁人是无从安慰的,仔细倾听可能是我能做的对他们唯一的安慰。

    10年前的我一定写一篇檄文,10年后的我,正在看J同学推荐的《沉重的肉身》,被里面一连串的哲学追问搞得头昏脑胀起来。

    对于有极强外部性的东西,我们愿意自己付出多少东西去追寻。什么是正义?正义的价值是?值得我们去花人生的大部分幸福去追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