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经历了Thanksgiving的繁华热闹,为了弥补心中小小的罪恶感,跑去学校。忽然之间,一个大学时的师弟打电话问我在哪里。两分钟后在办公室见到了一年多没有见过面的师弟。感慨,他乡遇故知。有朋自远方来。和两个师弟中午一起吃了饭。两个人都在申请的时候有过联系,今天就坐在对面在美国的一家中餐馆吃饭,议论着人大的诸多风景,那么的熟悉,却有有些陌生。有个奇怪的想法,如果现在突然把我抓回过去的某个生活的片断里,我能否把那个片断之后的回忆完全磨掉呢。好像小时后看电视,总有很多电视剧是把古代人放到现代的场景发生的稀奇事件。当时我就想应该把现代人抓回古代,也相当有趣。几年后果然有这样的电视剧出现。下午去了传说中的German Village。萧索的冬季,残秋剩下的红树叶,安静具有欧洲风情的街道,天主教堂的钟声,精致的卖酒的小店,每一寸都被主人精心设计过,小时候对西方世界的满腹憧憬似乎就是眼前的这幅画面。

Ces’t la Vie这句法语很早就知道。念起来会很美,有一点轻轻的感叹,淡淡的无奈,还有一份长长的隽永。任何戏剧化的场面都可以用这样一句话带过,像是一个解释,一个没有解释的解释。今天又想起来这句话,是因为听到了梁静茹的歌。这个温暖优雅的女生,好像永远也不会生气地女生,总是那么的平和。这个唱着掌声响起来的女生,所有的过往好像都被溶化了,只有歌声飘着。温暖坚定大家现在都爱用这四个字,可现实中更多的是心浮躁,气难平。听到这样温暖坚定的声音的时候,心里会觉得和安宁。也喜欢莫文蔚,别致又不张扬。

我手写我心,比较凌乱,也是我的一些杂思。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