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春梦几多时

      除了看Paper,原来很少看英文长文章,最近因为金融危机和美国大选的话题,看了一些美国公共知识分子写的东西。记几点零散的观察。
1 一场春梦
      事件的起源是房贷,房贷的起源是一个“让更多美国人拥有自己住房”的春梦。因为这个梦,两房殚精竭虑的推动次贷的发展,市场为这个虚幻的东西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就像风月宝镜中的王熙凤,美丽却也夺人性命。
 
2 务实
      经济学的论文都是活在假想的世界,严肃的Paper,很难让人直接和现实挂起钩来。但报刊上的经济评论又是完全不同的风格。美国知识分子分析起现实问题的时候,往往抱着一种最最务实的态度,好像仙子从假想世界掉落到了人间,立刻适应了人间的规则。
      1)政府能力:既非高大全的万能指挥者,也非一无是处的窝囊废,对政府在这场危机中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的讨论是最多的。对于一个拿别人钱为别人办事的人,很容易让人对他的公允性和能力产生怀疑。比如该不该保释,保释哪些企业,以什么样的价格进行,这个时候该不该给股东分红,利益矛盾可能引起的腐败问题。即便有很大的道德风险,但尘埃已落定,该不该保释似乎已不是问题。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他违反了大人的规定去湖上滑了冰,掉到冰窟窿里,即便大人原来说过你要这样做就不管你了,即便大人知道此时相救孩子可能下次依然会违反规定,但看到冰窟窿里的孩子,100个大人还是有一百个会去救的。对保释计划的具体细节人们讨论的如火如荼,因为魔鬼都在细节中。美国人民还是比较成熟的,懂得“政府知道一切,政府会照顾好一切”只不过是圣诞老人的美梦。
      2)纳税人是政府的股东:所以人们对谁是这个政府的CEO,这个政府怎么运作,都非常有参与感。
      3)选举是件很扯的事:用最简单的似是而非的逻辑欺骗到更多的人你就赢了,这就是游戏的规则。不管那些逻辑是多么的傻,只要人们买帐就行了。招别人喜欢对有些人来讲是很容易的事,对有些人却很难。曾经有段时间迷恋过看大学生辩论赛,现在想来不过是有理就在声高,咬来咬去。
 
3 象牙塔和花花世界
        写时评的很多是出了名的经济教授,在象牙塔里打拼了这么多年,时而来花花世界关注一下现实问题,钱名两得。有时在想,经济学家职业生涯的终极理想是什么,是在象牙塔里赢得同行数人的敬仰还是飞到花花世界,对时局指手画脚呢。
 
4 另外
   有些东西,太过沉重,提到时,却一个字也写不下去,比如说“阶级”“个人奋斗”…

夜凉如水话画皮

    本想继续金融危机的话题,但在这个夜凉如水的时候,还是谈谈情,讲讲故事好了。《画皮》的故事情节通俗易懂,ABBCCD…,就欠一个Z是个水仙花,只爱他自己。《画皮》的中心思想言简意赅,生死契阔,岁岁年年,ABCDE…通通都是痴情好儿女,通通为爱献身不带眨马眼儿的。 《画皮》的结局很莎士比亚也很汤显祖,先是死光光,再是起死回生,各归各位。

笔落至此,发现自己似乎口气不对,本想写篇温柔缱绻,长吁短叹的爱情美文,却变得有点嬉笑。嗯,还是严肃一点。本来嘛,读过一些或戏谑或透彻的人的文字,但谈到爱情这码事的时候,那清新深邃的调子,会让你的心灵和肠胃都振颤起来。比如冯唐这个北京大哥门写的“照亮我生命的光,勾动我情欲的火焰,最后不过是单纯的相依相伴”,一目扫过,居然落在了心里。小狐狸的要求步步倒退,从妻到妾再到One Night Stand,最后只是一声“我爱你”便可舍去了千年的修行。忽然又想到了《小王子》里面的小狐狸,“你可以驯养我吗?”,小狐狸问小王子。“要是你驯养了我,我的生活就会变得充满阳光。我会辨认出一种和其他所有人都不同的脚步声。听到别的脚步声,我会往地底下钻,而你的脚步声,就像音乐一样,把我召唤到洞外。还有,你看!你看到那边的麦田了吗?我是不吃面包的。麦子对我来说毫无用处。我对麦田无动于衷。可悲就可悲在这儿!而你的头发是金黄色的。所以,一旦你驯养了我,事情就变得很美妙了!金黄色的麦子,会让我想起你。我会喜爱风儿吹拂麦浪的声音。”不知是因为夜凉还是别的什么,心居然疼了一下,也许就是这种人,到了八十岁也会对着电视书本擦眼泪

窗外夜色温柔,睡了。

    

 

我来说两句(二)

闲话篇

 

1 政府还是市场:这好像是一个永远也争论不完的悖论。看到奥巴马振振有词的指责共和党缺乏市场监管的经济理念的时候,不禁心里一声冷笑。美国的事后诸葛亮也真不少。被经济问题所困,麦凯恩的选情似乎正在节节败退。经济出问题了,人们总要找一个人来指责。你不能告诉人们其实没有人可以指责,错的是市场。人们问,市场又是谁?不知道。所以人们很轻易的就选择了共和党这个具象的东西作为指责的对象。可能布什也在摸摸脑袋问: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是布什带来了金融泡沫吗?所有的反省如果无法对未来的行为有所指导,不过都是徒劳。

 

2 我们真的很无知:经济学家真的很无知。大萧条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我们还没有研究明白。无数的Model,不过是盲人摸象,看到这头,丢了那头。去年宏观课堂上,有一个Section就是大萧条问题,看了几篇伯南克的Paper,从学术角度来讲,令人敬仰。没想到他研究了那么久的问题,居然让他在任内就碰上了。不知是不是造化弄人。现在人们都在等着伯大爷就7000亿美金的救赎计划给个说法。不知在此时的他想到的是他过去建立的那些Model,还是当年罗斯福面对大萧条所采取的措施。其实也许他也会更相信后者,毕竟这不是学术界的Seminar,你错了就错了,改了就改了,这是关系到美国未来数年经济走向的大阵仗。忽然有一种无力感。

 

3 作为一个微观个体,不知市场的大浪会将我们卷向哪里。这也许是一个小小的浪花,这也许是一个历史转变的时刻。

我来说两句(一)

    华尔街风云诡谲,各路英雄好手都来就目前的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以及可能的经济危机展开层层分析。孰是孰非,鹿死谁手,相信市场很快就会给出答案。作为一名经济学小将,也来说两句,当作是对自己思维的训练。请大家批评指正。

 

正经话篇

1 次贷危机的产生:

对美国房地产市场的盲目乐观,认为那些具有稍次信用记录的人也具有相当的还贷能力,为他们提供贷款保证。

把贷款资产化,以房贷作为一种债券发行,还款人还款,持券人获得收益。        

处于盲目的乐观,各大金融机构持有大量的这种Mortgage Based的债券。         

通过信用掉期等金融衍生工具,保险公司卷入这个泥潭。          

房贷到期,违约率很高,债券价值急剧下降。持有债券的人的资产价值严重下降,倒闭,重组。     

 

2 对经济基础面的影响:

投行,商业银行倒闭          

市场银根缩紧,借贷成本迅速提高          

本来有前途的企业无法获得发展所需的资金,企业裁员,经济缩紧。

 

3 一个健康的金融体系:归根结底是要把社会储蓄良好的转化为投资。把钱配置到最有效益的地方。把钱给最能用它来创造价值的人。 美国的高科技奇迹的产生无疑是缘于金融的创新,风险投资创造了今天的硅谷。美国金融帝国的建立,无疑是美国帝国的一块坚实的基础。如果这个血液分配装置坏了,该得到钱的地方得不到钱,整个身体也就要生病了。

 

4 和中国的连接:中国大量的外汇储备都用来购买了美元资产。我们经常项目巨大的顺差,简单讲即出口大于进口,是我们用纺织业等低端产业赚来的。出口带动了中国经济的增长。我们赚钱了。赚到钱又怎么花?国内的投资和消费不足,钱没花出去。我们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但外汇储备不能放到自家炕头藏起来,要投资。投哪儿呢?美国。人们都投美国,因为人们都相信美国,相信美国的金融行业能把钱配置给好的美国企业,好的美国企业拿到了钱,又能通过其技术创新手段,挣到更多的钱,我们买了人家的股票或债券,我们就能分享到人家的繁华了。人家拿大头,我们拿小头,因为人家有良好的资源配置能力。所以美国这个储蓄率很低的国家,照样还是能找到很多钱投资,消费,一个人即使不存钱,但只要他能永远借到钱,那就还是能天天过好日子。当然这不是一成不变的。美国穷了,我们的债去哪儿收?美国穷了,我们的衬衫卖给谁?美国穷了,我们该怎么办?如今我们骑虎难下。你卖,别人也会卖,价钱就更低。如果大家都不相信,你又卖给谁。但为什么说这不是一成不变的呢?如果大家发现那个我们曾经都相信的人,其实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大家会再找一个人来相信的。有人说,下一个是中国,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5怎样 修补漏洞: 如果说整个经济体系是个人,心脏坏了,别的地方也好不了。华尔街上有的人举块牌子说:“不要保释银行,保释人民”。这就像是要政府治病的时候不去治心脏,而是把力量平坦到每个毛细血管,肯定治不好。口号喊来总是响亮,阶级立场总是很具煽动性,可是治病的时候,心脏还是心脏,即便他是个黑心人。心脏修好了,钱就能蹦到它该去的地方,我们就又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