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台湾

      回家近两月,忽然多出个爱好,每日喜看《海峡两岸》节目,对台湾政局的林林总总现在也略知一二。其实看这节目,纯粹是娱乐需要,就像一场无比大型的真人秀,舞台就是那块祖国的岛屿。每天有打有闹,有哭有上吊,有无赖,有骗子,有言辞振振的绅士,也有长袖善舞的女英雄。好不热闹!阿扁同学不愧为最强男一号!《海峡两岸》节目毕竟是我们这边的,请来的台湾专家记者看来都是泛蓝的。
      昨天忽看一段评论吕秀莲的,提到她是民进党内孤鸟。自恃是哈佛的硕士,认为自己的国际观最强,对民进党内的一干人等不放在眼里。最有趣的是讲到一个人问吕一个单词的意思,吕不但非常详尽的告诉了他,还把这个词的二十个同义词一并秀出。看来吕女士最适合去教书。作政治家实在辛苦。
      谈到国际观,是不是出了国读了书的就自然而然多出了几分呢?还未离开本土寸步,不敢妄加评论。希望班里能有个台湾同学,抓住他了解一下那一边。台湾政坛虽乱,但有人评论它是在经历生产前的阵痛,是民主诞生前的阵痛。暂时同意此观点。
      祝福台湾!                      

我的七月

七月的日子马上要过去了,都懒得写些东西。刚才忽然看到老友的blog,一时兴起。前几天一直以“一升泪水”为题。这个月确实哭了好多好多,那天,DC最后一次来宿舍,和她抱抱,抱着抱着两个人都哭了。和欢欢小辛站在月台上,三个人抱着哭,小辛哭得像个孩子,用手背擦眼泪。欢欢不停地喘气。告别了,告别了。

一段日子的告别,一段日子的悠闲,再来的就该是一大段日子的思想上的匆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