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德莱拉

我现在在的城市有一档美国中西部人民的情感节目,工作日的晚上播。里面有个主持人大妈,叫德莱拉,帮助人民答疑解惑,寻医问药,再放点应景歌曲。只有开车的时候会听广播,据我零星听来,德莱拉大妈已当奶奶,有若干自己的小孩,包括领养的小朋友,但现在是单身。情感节目的主持人必须声音温柔,具有安抚人心的力量,还得机智幽默,什么场面都得应付得来。德莱拉大妈纵横情场数十年,一湖江湖恩怨,早已化为了弱水三千,指点起江山来,那可是指哪儿打哪儿。

美国爱情故事自是不同于东京,好像美国人对阶级,年龄,曾婚否的弹性很小。我的中西部爱情故事都是听来的,贩卖一下二手故事。

故事一:一住养老院的奶奶,在那里碰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双方配偶均已走先一步。老奶奶和初恋情人又找到了当年的感觉,给德莱拉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就是个甜蜜幸福的小姑娘。德莱拉大妈的祝福也很经典:“He was your first love and will also be your last love”(他是你最初和最终的爱人)。

故事二:有个美国中年妇女打电话来感谢她的老公。当年她怀着别人的孩子,别人把她抛弃,老公出现,接纳了她和她的小孩子。十余年来对她的小孩视如己出。 她说她老公让她的人生很完整。

故事三:一个青年男子打电话来,说和女朋友分手了。女朋友等了他好多年,每一个关键坎儿上都等着他求婚,他总是说,等我工作了,等我挣大钱了,等我……. 女朋友走了

…….故事太多写不完,很多时候都是温暖地一笑。情感专家总是一个好玩的工作,工作是劝别人看开。但作为平凡的人类,往往自己看不太开。到家熄火下车的时候,忽然想是不是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德莱拉呢?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倾听,化解,放音乐,回家,抱娃……

Advertisements

爱之金银岛

A 说:“这辈子不准备结婚啦。”说这句话的时候轻松活泼,淡定执著。

理由:父母的婚姻不顺遂,结婚也没有什么好的。

迷惘地看着A,人类选择了结婚,不是因为结婚显著地优于不结婚吗

B闪婚了,领证距离第一次化学距离见面1个半月,距离第一次物理见面2天。全面超越大S,成为“就应该是这样的啦,遇到她,我才懂了什么是爱。” B同学笑眯眯地说。

困惑地看着是B,心里念叨,“一见钟情是啥玩意呢?”

C水到渠成的领证了,却无病呻吟地刺激着我们这些大龄单身女青年,“就这么嫁掉了吗,就这么嫁掉了吗?”

羡慕地看着C,就像羡慕有产阶级优雅的胃痛。

D,单身男青年,讲述爱情最优理论:车来了上不上?同时来了几辆车,上哪辆?

傻傻地看着D,应该把一年级的最优化课本翻出来重新看看了。

E. 舒大嘴说,你来得时候也是一个人来,走得时候也是一个人走。

听了这句话,头上出现几条黑线。

F. 东东枪说,有的人在电话前收集姑娘,有的人在MSN前收集姑娘。

呵呵,经济学学太好了吧,懂得分散风险,只是深深地怀疑这是不是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

The Moment of Truth, 美国总是有些变态节目,非得把人性弱点赤裸裸暴露。看现实中这样的Drama的时候,总是想哈哈大笑。Lie to me里说,你真的想看清楚人们表情下真实的情绪吗?一旦选在看到,就没有办法忽略了。其实,这个选择不是自己做得来的,看懂了就看懂了。从镜子里看到你,看到我,看到失败与伟大,看到软弱与坚强。软弱与失败的不只是你我。

给同学们讲失业的概念,把人群分成三个岛屿,一个是就业岛,一个是失业岛,上面住着想要工作,却找不到工作的人们,一个是不就业岛,上面住着不想找工作也没有工作的人们。

婚姻的三个岛,一个是已婚岛,一个是想婚却婚不了岛,一个是不婚岛。看着人们手持五颜六色的汽球从一个岛飞向另一个岛,兴高采烈地追求着幸福的糖果。摘下理性无感的面具,不知道,不明白,不理解,只能默默地给我的小汽球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