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辈人!

     这个题目看起来有些吓人,似乎是父母年纪才该做的文章。不过正是我想说的感概。
     今天刚刚考完第二年的方向考试,如果通过的话今后很少会有这样的笔头考试了。就要开始以后的独立研究了,有一些激动,也有一些恐惧。读PHD读了两年,总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这块料,还有想读书的意义这回事。人生啊,想稀里糊涂的过也真的很难。最近复习考试,和一些同学一起自修吃饭,也总会聊到这样的话题。
     那天才第一次听说山东省内,城市的高考录取线是和农村的不一样的,要比农村低。(至少若干年前是这样的)。忽然更能理解为什么在我们这辈人的心目中,总会有那么强的不安全感。有的时候生活太安逸了,就会心里隐隐有不安。因为我们明白如果你不去challenge生活,生活不久就来challenge你了。总会为那些发生在自己周围,听到的,看到的不公正的事情愤愤不平。因为看到了这样多的不平,总是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要变得很强大,才不会被这样的事情吞没。可是慢慢长大,对什么是很强大的人就慢慢模糊了起来。高中的时候觉得考上好大学就说明你好强大。大学的时候觉得可以出国说明你好强大。出了国之后,发现不知道什么是强大。一般普通的中国人会觉得在美国某某小town里面做一个某某系的教授是件很强大的事吗?也许是,但我想一定不是最强大的。成长于内陆城市的我,发现什么是我们那里一般老百姓认为最牛的事呢,应该是做官。其实归根结底是你在这个社会上有多少抓取资源的能力。当了官,就可以有人跟班。当了官,家里孩子上学就可以有更多的门道。当了官,谁家办个店面,解决个户口,就方便多了。做官还是一件很实惠的事情。这些大学教授是做不到的。即使在越来越崇尚知识的今天,人们看重的是什么呢,是大学老师收入高了,到处被请去教学,在这个社会上能解决更多的实际问题了。
      这样说,好像偏执,但就这样继续偏执的说下去吧。觉得比起美国来,中国人的价值观会比较单一,美国人会比较多元。据我的小样本观察,美国人还是觉得能挣钱的人最牛。但是在学校里,崇尚学术,探索人类知识边境的人也有很多。你认为什么牛就去做什么。就像我们系某大牛说的“哪里有这样的Seminar,哪里有这样好吃的pizza”,看我们系的老师个个都比较怡然自得,很少会产生对学术的价值危机。因为美国的孩子该去哪儿上学就去哪儿上学,美国的营业执照该去哪办就去哪办,不是说美国没有什么以权谋私什么的,只是相对来讲,一个美国教授不需要变得十项全能,既能办了营业执照,又能帮惹了官司的人家找到门道,他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了。宏观里上学期读了几篇发展的paper关于instituion对人均收入差异的影响。现在用我这种非严谨的大白话论述来说,制度对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又是有多么深刻的影响。
     又回到了我的一致性理论,觉得一个人的行为和他的很多东西都是一整个系统都是一致的。一个有意思的想法,上学期总是羡慕很多韩国MM穿的很时尚先锋,就思考自己怎么就不时尚呢。首先,自己背一学生用大书包,里面塞得鼓鼓的,不时尚。可是不背书包怎么办,我来学校一待就是一天,要带很多学习资料才不会看烦。韩国MM可以开车来,放车里,背一单肩包,就时尚了。第二,自己得带饭,提一大兜,就算穿的再漂亮,也时尚不起来啊,有太多的中国美女都是被饭兜毁掉的呀。韩国MM不带饭,就可以轻装上阵了。所以下层建筑决定上层建筑,还是很深刻的。扯远了,还是回到我的我们这辈人。
     背负着这样比较沉重的历史背景负担,觉得中国人做学术还是相当不容易的。这些想法你永远没有办法和一个美国人说明白。因为他们不用背负这些,他们也不明白你的历史,你的原因,不明白我的一致性理论。一个同学说的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那是因为他们的父辈帮他们背负了。”是啊,我们的爷爷辈帮我们背负了战火,外族侵扰。我们的父辈帮我们背负了文化大革命。忽然站在了历史的纵轴上,有一种被时代洪流裹夹着前进的感觉,苍苍茫茫,无所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