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言

         忽然有一种想要码字的冲动,却发现网络连接不上,先写在纸上好了。我的生活一如继往的平静,有一种回到了高三时候的感觉。比起大学时候某些阶段的折腾,现在觉得很安宁。安宁到我像是一个旁观者,看着台上的人演着滚滚红尘里的悲,欢,合,分。会扼腕,会叹息,会祝福,会感动,但更多的是一种默默然吧。现在的我,不像是《欲望城市》里的凯莉面对着她的笔记本电脑敲下对男人女人的精致纤巧的分析,更多的态度是“嗯,这样啊,知道了。”懒得去想,懒得去分析。人人自利,也许社会真的能到达帕累托最优吧,或者那只是经济学家的一个痴梦吧。生活的味道,让我感到更真实而快乐。其实也不喜欢旁观者。忽然想到难道自己的人生态度居然是做旁观者里面最入世者,做表演者里面最出世者。哈哈,检讨了一下自己的思维习惯,嗯,好像有这种倾向。当年的张爱玲,在高雅芬芳的女作家中算是一道奇葩,她母亲说她怎么就生就了一幅俗骨,俗立群芳也是一种独特吧。三毛戴一个黄金愣头大福戒指也是一种独特吧。世人大概都是这样吧,最雅的人,每天做的事99%也都是俗事。最俗的人,也会在生命的某一刻体会到超一般的境界。还没有找好一个表达自己的途径,情感和敏感程度还没有充沛到可以写者的地步。文字的东西,有的时候会贫血而纤弱。想去跳舞。

        最近一个新的体会,关于生活在当下还是生活在别处的问题。猛然回首发现青春期的自己总是生活在别处的,把未来无限的夸大,把当下无限的缩小。现在觉得生活不是在北京,不是在美国,也不是在法国什么的,生活是每一分每一刻,是每一次夜深归来,是每一次清晨出发,是每一次旅行,是每一次畅快的谈话,是每一次低落,是每一次痛哭。只是这种境界自己能看到但还是达不到,以一种态度活着,享受这种态度之美。

         又唠叨半天,感谢看客,虽然无甚要紧话,权且当痴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