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亲爱的,你要更美好 (From 别歌)

转贴的话: 冬天就要来了,读一本童话吧。
 
亲爱的宝宝:
  你还是很彷徨吗?还是惧怕改变自己,惧怕支付的代价吗?
  在过去的岁月,有很多很多东西,使你努力争取和付出。但是残酷的现实,并不象小时候,从学校里,接受过的教育那样,你付出一分努力,一分耕耘,一滴汗水,一颗饱满的心,便能够获得相同的回报和馈赠。甚至付尽了所有,却以凉寒收场。
  
  真相,总是不美好的,是吧。
  让你痛哭流涕,让你脆弱的只想扑进一个大大的,温暖的怀抱痛哭。可以放心的酣然睡去,不必学猫头鹰在睡眠中,依然睁着眼睛,警觉着周围伺伏的危机。
   我知道,你一直担心,是不是没有经营爱的能力?
  是不是被阴影覆盖,看不到阳光披靡?你经常这样问内心,是不是这样呢?
  
  有时候,内心那个羞涩的小姑娘,很茫然。有时候,似有所悟。还有时候,答案清晰的浮现。当有人以这样的借口,怀疑你是否有健康美好的内心。在那一刻,竟然让你敏捷的从内心跳跃出。不管世界怎么变化,坚持对的,坚持自己相信的。当这个世界欺骗了自己,更可以用诗意的目光审视生活的残酷,这样才能更勇敢坚强。才有获得幸福的承受能力。
  
  越是逆境对生活情趣和品质的注重,越能坚持生的信念。
  何谓诗意?一种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当世界和他自己的精神产生巨大冲撞,就会夭折。一种是从容的态度。得意时,和而不流。逆境中,荣辱不惊。我有很多缺点,但是我愿意用心培养自己。培养自己的思维形式,磨练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如果我承受不起,就可能采取死亡的方式,对命运和环境抗议,对个人这是一个永远句号式的悲剧。
  我不会这样选择,只要活着,至少我还有争取的机会。
  
  每个人内心都有或大或小的黑洞。并不是你有一个不幸的成长,你不被欢迎的来到世界上,就肯定你比别人要残缺。不,不是这样的。这是个看似有理的谬误。有时候,我们需要辨证的看待世界,看待自己,看到别人有心或无意渲染的情境。学会鉴别真相,这样我的宝宝便永远不会迷失自己的方向啊。在过去的岁月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最先想到的是询问自己,有没有错,有没有责任对一个人,一件事,承担责任还是罪过?不要被无知的人们愚昧,不要被恶毒的侩子手杀了,还诬陷自己一个罪名。
  
  有时候,错的人不是你呐。假如连自己都成了罪恶的帮凶,这样对自己不公平。
  亲爱的宝宝,你不该总是为难自己。你要经常的笑,经常向自己问好,经常抬头和太阳公公打招呼。既然生命里,最缺乏被爱,被重视,被赞美。既然,一直保持着一颗内省的心,一直坚持每天进步一点,一直想着生活还会重新开始。为什么要为难的总是自己呢?
  
  你要懂得自己的好,而不是指责自己的好。
  
  如果可以,每天晨熹我会对着镜子,看着宝宝的眼睛说。宝宝啊,你真棒。
  如果可以,我要在宝宝婴儿的时候,每天用婴儿油给他按摩,告诉他妈妈喜欢他,好高兴见到他。我所有失去的命运,无法找回来。不愿意将来我的孩子,和我一样没有命运给予的馈赠。所以,我不要他以后有遗憾,不要象我一样,用心讨好着很多人,种种引人注意的行为,不过是卑微的一种索取爱的方式。我要他知道,他和每个孩子都一样,都是天使。
  
  我要他先懂得,什么才是爱?这是每个孩子,人生的第一堂课。
  
  有爱的感觉,如同人的舌头有味蕾,才能感受食物的酸甜苦辣咸。才会品尝爱的甘美,才不会漠视别人的付出。才不会有我的悲伤,付尽所有,面对的却是别人如洗的记忆。不要象我这样傻,使劲的去爱表错了情,对错了人。看的旁人跺脚,看的自己泪流满面。爱的能力,是因为感受过爱,才知道如何去给予。
  
  爱的第二堂课,爱要学会给予的方式。
  
  我会不避宝宝,拥抱他的爸爸。用身体的语言告诉他,爱要这样表达,也要这样回应,对别人的爱。也要让别人懂得回应你。爱,在爱中学会,爱的病,需要爱来医治。
  我是个有病的孩子,可是我还知道,病在哪里?病的程度?可是有的人啊,和我同样不幸,却不肯问问自己的心。还有的人,总是获得满满的爱,不懂得爱要给予。所以,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爱?看不到我在付出,看不到他们伤害有多深?如果,一个人都品尝不了爱的甘美,又怎么会懂得给予呢?不会的。我啊,只是愚蠢的跑到牛的面前弹琴罢了。
  
  秋寒了,我最想拥抱自己,不是你呢。
  我要努力,让自己开心点,简单点。如果有付出,请你先付出,给我看看。而不是只会向贫穷的我索要。如果这也是爱,我不敢爱。我只有逃进四季里。
  
  在那里,我发现,原本冻硬的巧克力色泥土开始松动,被暖风解冻后就象充了气,松软有弹性。丰软的质地,让人好想甩了鞋子光着丫丫,当它是一张跳舞毯,回应大地的复苏。半绿的草地,兰色的婆婆纳小花,也忸怩着开放了。
  好想好想匍匐在泥巴上,和大地说说话。问候那多忸怩的小花,大声的对她说。你好漂亮喔~ 甚至可以骂它,哄它,将心事尽数说给它听。树叶伸出小舌头,风呀轻轻的一吹呀,哗啦啦,哗啦啦的唱起了春天的歌。槐树也哼哼上了,它被风挠的可痒痒啦,草儿们苏醒后,一个劲儿的咕噜咕噜的喝着水。
  
  春天,原来充满了诗意呢。
  所以,春天的时候,我要多多的出门去,顺着自己的脚丫丫,走吧走吧。会不会走到天的尽头呢?看到天涯海角呀。生活太庞大了,维持生活的美感是那么艰难呀。它也许象红尘里的沙子,是一粒哦。可是在你欣赏美景的时候,它偏让你眼睛刺疼起来。生活就象魔咒,只是对每个人出现的时机不同,却很少有人破除,所以许多爱情在生活里泯灭了。
  
  我要承认自己,有很多人没有的一种个性。
  
  个性是什么呢?不是虚有其表,不是针尖或麦芒,不会一望而知。个性只有真正需要它出现的时候,才是结实的个性,需要内心的准则,需要自我管理的时候体现个性。才会是真正有风骨的呢。我还要象米菲兔那样,勇敢的注视前方,哪怕摔跤,哪怕流着泪。
  喜欢温情的人,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有温情的人,才会努力生活,才会哭着也要振作起来,经营好生活的每一天。温情的人,才会给你饱满的爱,不会消极的后退,不会看不见你的付出,不会赖皮的把罪过责任嫁祸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会本能的如炮弹一样,冲到了你的身前,护着你。站在太阳金色的光晕中,静静的对着你笑。听到了,他内心明亮温暖的声音。还听到了美好,如同开心果炸裂果壳的声音。
  有一句谚语:聪明是容易的,但真正的聪明却是简单。有一颗简单的心,是多么聪明幸福的事,天真里,才有生命粲然的快乐。那些令人由衷发出笑意的,即使隔着时光,也让人为之向往,让人羡慕的。依然感觉,栩栩如生的美好。
  在爱情里,常常因为不得以的苦衷,我选择隐忍。眼巴巴的看着幸福,从身边小跑着过去了。经过的时候,我们还相互握手,微笑,寒暄着呢。
  
  看完了童话《手绢上的花田》,安房直子用她敏感纤细的心灵,把她满蕴着温情和迷幻的童话森林,展现给我们:从她那里,我拥有的不仅仅是故事,而是一种意境,一种生活的态度。细腻优美的语言,伤感却又带有温暖,一直在诉说着:这个世界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世界,在那儿,曾经存在过的永不会消失。在那儿,有我们从来不知道,从来没有想过的美丽。
  
  一个落叶松环抱的山间小屋,晨光中,精灵般的女子正坐在院子里,一张铺着白色桌布的桌子前把玩着什么。随着一个干净得不可思议的微笑静静地绽放,一只狐狸从她指尖探出小巧而柔软的脑袋,接着是白鹦鹉、银孔雀、花椒娃娃、桔梗的女儿、秋天的声音、遥远的野玫瑰村……
    那些消逝的就这样回来了。生命的宁静与芬芳、伤痛与哀愁融化在轻盈温暖的梦幻里。伸出手去,拥抱那淡淡的花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又理所当然。没有什么阻隔是永恒的,即便是死亡。因为你会想念。想念着,你们就不会真正分开。
   如果所有的孩子能够怀着纯美的憧憬,一个礼让温情的社会,就会出现。想去实现它,只要每个爸爸或者妈妈,在你的宝贝睡着前,给他一个美好的晚安故事。总有一天,未来世界就在他们的睡梦中筑成。一个美好的童话,值得世代传诵下去。
  看童话是看多了复杂,厌烦的很,寻求简单。不是想以纯真的姿态站在谁面前,尤其世人。这个世界太肮脏了,纯真不管是真是伪,必然惹人眼球,何必? 仅仅给予自己一份贴心的温暖而已,无关其他。经过魔鬼训练后,我已经不在意别人的行为,会怎样?更关心自己应该怎样好好活着。
  有机会我也要做一个晚安天使,每天就寝的时候,送宝贝一个香甜的梦。亲爱的,你要过的更好,我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怀念那天午后的阳光, 童话故事营造的温暖纯净。
  
   看完了,一位时尚主编黑玛亚的《有一条裙子叫天鹅湖》。《偷书贼》在手里耽搁多少日,没有阅读完,都说这是让人泪流满面的故事,我不知道。我只是怕见到太沉重的生命,至少现在如此。请原谅我的逃避,除非你有本事在睡梦里,象抓住梦的尾巴,逮住了我的影子不放。
  看完了《山楂树之恋》。可以体会一种质朴的真情和细腻,但是不要轻易拿它衡量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尤其爱情。随着社会变迁,每个时期都有它的特色。在这样的社会,人心是浮躁的,迷茫的,颓废的。属于真实的很多影像将难以存在,或者因为少数反成异族。有时间,另一篇谈谈那场发生在 1977年的爱情吧。
  在读,旅居游记台湾丘彦明的《荷兰牧歌》《浮生悠悠》。非常好看,好看在哪呢?
    旅途的过客和居留生活对一个国家,一个地方的感悟是不同的。过客看的是外表的光鲜,居者看的是生活的细微。因为作者是学习油画的,早年是新闻系毕业,从事编辑和记者工作多年,对于生活的美有犀利的眼光和对色彩美的敏感,因而文字不但优美,而且犹如一幅幅绘画作品让人身临其境的感受着那些美好,让在逆境中的我,总算看到生活美好的微光。
    看过很多游记,最近看的多为描述荷兰的。另一本《低与海平面》是雅妮跟随丈夫外派荷兰工作一两年中,一个主妇对荷兰的印象,期间不泛一些诙谐调侃。也不错。林达的游记则更趋向艺术理论性和哲学思考性的范畴,有其理性的凛冽。
    但如味蕾饕餮般的生活情趣,我还是推崇丘彦明的文字,西方则是彼得.梅尔了。
  我相信爱,但自己能不能获得期望的幸福,我指的是爱情的幸福,我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随着年纪增长,我开始转移对爱情的求取心。世界上的幸福千万种,不仅仅只有爱情才是幸福,当然其他幸福永远又不能取代男女之爱。但是爱情不是人生全部,刻意追求也是浪费生命,失去人生意义。
    所以,我把有限的精力开始转移到其他方面,希望自己能够最终学以致用做我喜欢的工作,实现马斯洛五个需求层次最高那一层,自我价值的实现,满足自我尊重的成就感。放到生活衡量的标准,即生活品质。这些都需要经济基础,才能决定生活品质这个上层建筑。
  我要努力的赚钱,当经济无忧,可以满足这些精神层面的东西,我选择提前退休,享受生活的乐趣,去旅行,去听,看,闻大自然的声音,颜色,美丽。当然,我很清楚完全实现这些,恐怕经济上要达到中产阶级状态呀,任重道远。
  正在看,王小波全集。有意思的人不多,无缘对面,透过文字看看他们的有意思,也是一种美。看不到两句,又偷着去看高木直子的绘本,捂着嘴巴偷偷乐。因为,想起了洗澡的乐趣。到了八十岁,我也是一个长满一脸褶子的孩子吧。
 
     注:
  
  当我读到蔡康永的《有一天啊,宝宝》非常喜欢。那些文字温暖体贴。从此我开始经常给自己写信。
  这不是第一封信,最深爱的还是写的第一封信。选择这一篇,仅仅是不想拿自己珍爱的与人分享吧。我只愿和大家分享一点读书的乐趣,一点个人的小情绪,至于爱慕的心事,还是留在记忆的藏宝箱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