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要感谢!

北京的小欢说公司开始裁人了。
 
印度的小俊说孟买发生恐怖袭击,不敢出门了。
 
深圳的小芳说公司要把她一个人派到哈萨克斯坦去了。
 
哥伦布的我吃着油腻腻的火鸡,看着来来去去的人,盘算着明天黑色星期五去抢什么。参加一个Pre_Thanksgiving,让大家说出一年中心里的感谢。当时心情奇差,掐指一算,好像一年中抽到了几次差牌,一年中的几个恶梦居然变成了现实,差点说自己没啥要感谢的扫大家的兴。
 
快乐和哀愁源于比较。但是你没有办法告诉一个美国人说你温饱不愁,比几亿非洲兄弟强多了,就让这个美国兄弟抱着这个信念开心健康的过一辈子。你也没有办法和一人说你现在活着,比地震中死去的人幸运多了,就让他忘去和老婆打架的烦恼,忘记工作升迁的压力。一个冲击发生之后,它的力量终究是会Die down的。
 
达观和纠缠不过是两个不断交替的状态。不安,焦虑,烦躁,失望,伤心,恐惧,委屈,这些都会严重的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某同学的签名档“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说来说去,都是怕。想想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怕了。
 
练瑜伽,双手合十,金鸡独立的时候,心中好像只有一个变量,时间。它无比强大的力量会把我们带向何方。作为一个四有新人,最后还是要感谢,打心眼儿的。那么多美好的人和事。感恩,是必须的,因为情义是需要两相知的,善良和风度是需要鼓励的。

后现代

1 听来的事:在Starbuck,几个美国中年妇女,围着一张桌子打毛衣。窗明几净,神态安和。
2 吃饭得来的一Fortune Cookie,上面写道:You should make friends not keep friends. 饭友江某对这句话的翻译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出门,路窄,遇人,换道行,江某说:“这是货币政策的相机决策”。
3 坐在马桶上想心事,想着想着,很伤心。
4 忽然下了很大的雪,天阴沉下来。不一会儿雪停了,阳光射下来,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也许一切真的没有发生过。
5 看到的画:国际象棋的棋盘上摆满了口红。
6 坐在像冰箱一样的办公室,为了明天的比赛,外面响着“Hello Ohio”的音乐,很热闹。心里像森林一样安静,月光照在雪地,冰冷无声。
7 旁边有人在讨论OSU VS Michigan的球赛,从历史到现实。突然一种想拍案而起的冲动,大嚷一句,“去TMD的FOOTBALL,去TMD的Michigan。”可是我没有,人群中的我还是有礼貌的。
8 和心意相投的朋友说了好久的话,在他眼中我是很好的人,在我眼中他也是很好的人,我们又是很单纯的朋友。这种感觉真好,他永远都是欢迎你的,你永远也都是欢迎他的。真想去拥抱他一下,大喊一声“友谊万岁”。可是我没有,在人群中,我还是内敛的。
9 关于意义,关于So what的问题,我还是没有想清楚。长长久久是意义,相逢一笑还是意义吗?只是晓得,谁也没欠你个意义。
10 承认最近很自恋,从二十岁的自我怀疑自我斗争到今天的自恋,用句术语说,是自我同一性发展了。世界已经对你很残酷了,他们会看不起你,忽略你,欺负你。所以自己要和自己是一边的,一起去战斗,一起去追求。在这寒冷的冬季,要是自己把自己抛弃了,是件很可怕的事。忽然把自己想象成劲霸电池的那个兔子,只是需要充电了。讨厌自己最后总要归结为要积极向上,像个四有新人似的。

玛吉家的老五

      不良情绪袭来,情绪本是无甚价值的,但既然来了,就把它换成文字,要是能换来金钱就好了,摆个美丽哀愁的POSE。开始。

     作为一名独生子女,与自己抵抗最长久的一种情绪,应该是孤独。不知是哪个Moment开始,一个追着小朋友到处打的小胖丫头,忽然在一瞬间懂得了孤独,手里拈着的一朵太阳菊,忽然蔫儿了。父母上班,自己在家,表兄弟姐妹只能周末见到,后来也不知哪一天,他们走出了我的精神世界。我忘了幼齿期的我是怎么排遣孤独的,因为上学前完全不认字,阅读是全无可能的事。不过我知道那时的自己有一项本领,就是让我盯着一个局部看,比如地面,根据地面的纹理之类的,几分钟之内我可以看出个形状,编出个故事来。简直一个妄想症患者。小时候,有一个动画片总在放,叫《小妇人》,讲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在后方留守的一家姊妹的故事,温馨家庭片。小小的心脏,居然生出一个心愿,要是能做玛吉家的老五就好了,一方面是贪恋人家的大房子,一方面是有几个手足,生出那么多事来,该多有趣啊。

     真正靠阅读打发孤独应该是中学以后的事吧。因为读到那么多的作家比我孤独好多,我的心里就安慰了。

     一段时间,我认为孤独是件很酷的事,又有一段时间我认为孤独是件很残酷的事,这段时间我认为孤独可能不是件事。欲言又止的时候保持微笑,微笑是真诚的,只是不带温度。言谈甚欢之后保持微笑,微笑是发自内心的,只是So What呢?So What是个不能问的问题,因为没有What

     在异国他乡孤独着,其实孤独是和异国他乡无关的一件事。对的,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保持精神健康,在这个残忍的世界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惊异于与醉钢琴老师生命感受的相似。我觉得如果我去读更文科一些的PhD,我会更快乐,不过那样也就没了经济学帝国主义的骄傲。工作多好,永远在那里等着你,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不像人。

     好,我已经将不良情绪打败了。

(ZT) 但是不要只是因为你是女人

      写不出字来,没有东西要抒发。就只好转载一篇吧,男女共赏,来自醉钢琴老师。
 

我承认,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是男人就好了。这句话的完整说法是,如果我象男人那样没心没肺就好了。

 

其实现在的社会,至少在我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里,男女还是比较平等的。我自我感觉好像没有谁歧视我。虽然我觉得小时候我妈更喜欢我哥,但那主要是因为我爸更疼我,所以我妈就来那么一手,制衡一下。

 

对我自己来说,女性这个性别之所以成为一个负担,就是因为女性都太沉溺于爱情这档子事了。得不到爱情时就天天叹息,失去了更要叹息,就是得到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好像总不是她想得到的那个。所以我认识的女孩女人,从十几岁的到几十岁的,个个都像是职业恋爱家,每天翻来覆去地分析她那点破事,她说不厌,她的闺蜜也听不厌。

 

他今天竟然说我笨,真是的!

 

他昨天竟然说我笨,真是的!

 

他前天竟然说我笨,真是的!

 

他大前天竟然说我笨,真是的!

 

凡此种种,没完没了。

 

这事我觉得上帝干得很不地道。他怎么就把女人给设计成这样了呢?居心多么险恶。如果这些女孩把她们得不到的痛苦、失去的痛苦、不得其所的痛苦统统给转化为创造性活动中的生产力,这该是生产力多么大的一次解放啊,这个世界又会冒出来多少女爱因斯坦、女托尔斯泰、女贝多芬、女比尔盖茨啊。

 

可是女人不。她们不要生产力,非要蹲在那点感情坑里死活不出来。俗话说,病树前头万木春,人家偏不要那万木春,就要死死抱住那一棵“病树”。

 

男人却不一样。男人在年轻的时候,可能会有一阵子沉溺于一点小初恋小心动什么的,甚至可能干出过买一束鲜花痴痴地站在女生楼下等一晚上直到对方和另一个男生出现然后再跟那个男生打一架这样的傻事。就像老罗那样彪捍的,没准也在听齐秦的《大约在冬季》时独上高楼轻洒热泪过。但是对于男人来说,爱情这个东西有点象出麻疹,出个次把基本就有免疫力了,以后不大会得,就是再得,也是一点小伤风小感冒,不耽误他朝着通向牛逼的道路一路狂奔而去。

 

女人爱起来哪里是伤风感冒,上来就是肿瘤,良性的也得开刀,恶性的就死定了。更可气的是,她就是不爱的时候,也要把“不爱”这件事整成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天天捂着心口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切切,那窝囊样,烦死我了都。

 

这深深地让我感到,女人跟男人根本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女人背着感情的包袱跟男人事业竞争,好比一个人戴着脚铐跟另一个人比赛跑步,没法比。

 

当然我自己就是女人,所以也就是这个德性,所以有时候我才憧憬自己是个男人。如果没有感情的风云变幻,我这艘快艇得在知识的海洋里飕、飕、飕地跑得多快啊,想不牛逼都很难啊。

 

别跟我说为情所困也有为情所困的美好之处,“美丽的忧伤”这个pose,摆久了累不累啊。何况有时候忧伤它也不美丽,何况有时候你其实也不忧伤所谓忧伤不过是空虚的一种形式而已。再说了,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清女人是真的被上帝陷害成这样,还是潜意识里是用爱情来逃避更大的社会责任与更浩瀚的自由。

 

所以我现在劝别人也好,劝自己也好,一概都是:年纪不小了,该干嘛干嘛去,别一头扎进那美丽的忧伤,一边拼命往里钻一边喊救命。林忆莲有一首歌叫“伤痕”,其中有一句歌词唱道:让人失望的虽然是恋情本身,但是不要只是因为你是女人。其实我根本不懂这句话什么意思,事实上这句话简直有点不通顺,但是,莫名地,我就是觉得它很有道理。

 

可惜的是,道理仅仅是道理。

也许只因为是秋

     一场秋雨一场寒。大风卷着树叶,五点多已经黑下来的天,昏黄的灯光,被雨淋,像飞机一样的大巴后座,凝滞的空气,人们。叹气,也许只因为是秋。
 
1 Free Hug
     某日,阳光正好,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碰到一个姑娘,举着一个牌子,“Free Hug”(免费的拥抱)。姑娘眉目清秀,看我看她,把牌子举得更紧了些。先是被牌子上的内容一震,随即打量一下是不是另一个精神世界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但多年的教化“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我一步不停的走开了,姑娘目送我。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我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但愿她不要咬我一口。拍拍她的肩膀说,“姑娘,好好过日子,即使一个人,也要好好过呀,做个美丽的二百五吧”。然后微笑,道别,各自卷进各自的红尘里。但我想下一次再看到她,我会笑得更灿烂一些,还是不会拥抱,我还是怕她咬我一口。
 
2 陌生人的温暖
      美中地区,民风纯朴,时不时,陌生人或是因为狭路相逢,或是眼神不经意的相遇,会彼此微笑一下。大四在北京,去做市场调查,一天跑八家药店,问人家一些讨厌的问题。还记得一个阿姨,看我这种商业行为,本来很反感。但看我瘦瘦小小,眼神单纯,笑容青涩,加上她的女儿也在人大读书,聊了两句之后,便把我热情的介绍给她的同事,“这是我闺女,好好回答她的问题。”也许我对某些细节有惊人的记忆力,这样一个场景,一句话,我还记得。
 
3 冷漠
       我知道,只要不是坏人,谁也无心伤害谁。我知道,冷漠也许只是一种能量的节约。我知道,情谊两相知。我知道,我只能对自己要求,对自己保护。不去猜想,质疑,困惑别人为什么这样对你。
 
4 文科女和理科男的对话
文科女:你难道就没有迷失过吗?你难道就没有过一种感觉,你看着熟悉的东西,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心在何方?
理科男:有啊,那是因为我找不到路了,丢了,有个GPS或是地图就能解决了。
 
5 天线
     也许只因为是秋,我要收起我感性的天线,害怕被霜冻。表达,渴望被关注,虚荣心,无法被理解,无奈,就这样吧。也许,我真的该买个GPS了。 “也许”是个很好的词。
 

(ZT)一千零一岁寒

        萧索寂静秋天中看一点感动自己的文字。摘录几段,来自叶三。

冬天的好东西

很沉的棉被。烤白薯的皮。糖炒栗子。雪。雪下的土。热水袋。糖葫芦和滚烫的茶。擦靴子的旧丝袜。窗帘后的阴云。夜间大商场里怀抱羽绒服的年轻情侣。厚手套。还有直截了当的极冷的晴天,他从那方走来,走近,干干净净地,笑眯眯地。成为心上人。

伤逝

最具杀伤力的要数戒备森严。当身边某个人用冷漠紧紧裹住自己,不停散发出语言: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即使不是颠覆,也让人生再度缺乏可盼之物。

现代化

有一类爱情宛如做复杂项目,斤斤计较,步步为营。垫资赎买,收支损益。需要新科技、高等数学和先进企业管理经验为辅。这样的爱情又如开手动档车,四肢繁忙,完全沦为另一类人际关系。能从中得到乐趣的,无不是精力充沛的入世聪明人。

十字街头

全是过路人。有些擦肩而过会让我回望,也许是短短地,也许是久久地。然后我陪我走到底。

绝症

与癌症血疑之类相比,那些咬啮性的小疾病更加致命,比如牛皮癣,头屑,脚气、白癜风和痤疮,甚至呼噜。它凌迟人生的希望,使我们无法在爱人面前脱下衣裤,永永远远抬不起头来。

进化

不愉快的恋爱经历逼人敏感。再度遭遇感情时,展开前首先判断对方的人格是否与己匹配——法国人变成了德国人

凄凉

一个人在旅途中等车,看风景似是中国南方,空茫的山,云,阴雨,半废弃的公车站。慢慢想起,是正在等人去某个小城小旅店幽会,便欢欣。等了好久不来,又等好久好久。再慢慢想起,其实并没有约。掏出电话要打,没有打。感到在别处,别的生活自顾自流淌着,不可遏制。不可分流。不可打扰。不可触碰。不可等待。定好的房间,晚点的公车,无知无晓的人。心脏受不了,醒了。

徒然

 

有些事隔着性别,注定无法感同身受。譬如女人生孩子,男人阳痿。

 

孤单

 

雕一块石头成另一块石头,轻轻放入石头堆里。

 

天赐

 

感觉飘忽行事不靠谱的情人,是上帝发给我们的心理素质训练课程。

 

弃绝

 

丢失的日子如融化在人群里的好姑娘。我看着她沿途美丽下去,嫁给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