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imes

Sometimes (Please forgive my poor English)

 

Sometimes we need someone in our life to shout at us : “You idiot, you suck”.

 You know sometimes they are right and sometimes they are wrong.

 

Sometimes we need someone in our life whom we love but cannot love back.

It teaches us how selfishless love can be and how to respect those who love us.

also how precious double side coincidence of love is.

 

Sometimes we need people in our life who neglect the existence of us.

It teaches us to value these who we share life with.

 

Sometimes we need someone in our life who is bitchy to us.

It teaches us how to call out the bitch at the bottom of our hearts and fight back.

 

Sometimes we need someone in our life who hold our hands in the bottom of darkness and says: “Baby, you can make through it”.

And you know he seriously means it.

 

Sometimes people say “see you”, you know it means “Never see you again”.

 

Sometimes you know some words are nonsense but you still cannot help speaking them out. It’s just because you are a girl.

Advertisements

I Love You!

      陪新生小室友去做了一些新生才做的事情,比如没有球票却去看看Football热闹的人群,比如去参加IFI的欢迎晚会,比如在校园里无目的地逛逛。心里很淡然。
 
1. 大热天穿了很厚的OSU的衣服,下身穿了一件短裤,头重脚轻地徒步去看OSU VS USC前热闹的人群。美国人很可爱,Football比赛时最可爱,多动症的儿童总要通过一些奇特的行为证明自己的存在。小室友看着很激动,我也一跳一跳地像个孩子似的蹦来蹦去,别人喊OH的时候,小声地喊声 IO。有人举个“Parking”的牌子像巨星一样指指牌子指指人群。 人群熙熙攘攘,迎面而过,突然有个美国帅哥来了个急刹车站在了我和室友面前,相当严肃地说:“I Love You”。好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愣了一秒后,我也相当严肃地回了一句,“Thank You”。美国帅哥笑呵呵地和朋友又走入了人海。人们会怎么回答呢,“I Love You too” 或是不回答走开。我喜欢的美国,陌生人间善意的微笑,朋友间可以拥抱,可以适度得做奇怪的表情说两句奇怪的话而不被当作神经病。
 
2. 《入殓师》里留下最深印象有两样:一是广末凉子小朋友温暖坚定的微笑,即使丈夫失业,说出来的也是“我来做饭”。在我看来,对一日三餐的坚定执著,就是对生活最大的热爱。第二是一个老爷爷去世,家里众女眷,奶奶,女儿,孙女,在老爷爷头上亲个大大的唇印,老奶奶看着老爷爷,温柔的说“谢谢您。”
 
3.人人都是Drama Queen,自编自导自演了生活。靠理性赢得生活的面包,靠感性把这个面包吃美了。这个,很难,我知道。
 
4.祝贺欢欢和小贺!你们的拼搏和勇气鼓励了我。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逍遥游(完)——旅游旅游@Washington DC Airport

       在机场的时间果然无聊,已把我带在途中的闲书全部看完,听文人有闲阶级侃大山,虽也生动有趣,但听多了终究头痛。写点实成的吧。一日之内写两篇,自己也算是下笔千言,倚马可待了。

 

          波多黎各旅行的Tips

  1. 要事前查好景点地址,有很多地址根本输不到GPS里,你得找相邻最近的能输得进去的地址,走近了找当地人问路最简便。在Ponce,GPS不太辨识单行线的走向。一不小心就会开上60度的大坡。

     波多黎各人民给我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一路问了无数的人,但凡能讲英语的,都给了热情友好的帮助。

 

     

  1. 大多年轻点的人西班牙语,英语都会说,没有因为语言遇到什么太大的障碍。带了护照,但一路完全没有用到过。

 

  1. 没赶上什么大节日,所以没有碰上加勒比人民载歌载舞的景象,如果有心,可以等个节日再去。

 

  1. Biobay是一大奇观,看到荧光色的动物让我无比激动。开始时,由于是第一次Kayaki,加上不习水性,一直在紧张在漆黑一片中会掉下去。黑暗中,只能看到前面船上微弱的光,拼命的划呀划,害怕落下了,穿过丛林,用手划过水面,水面里就是荧光色的痕迹。划小船的时候,忽然想到了闰土。要是拿个叉子,叉条鱼,站在水里,该是多么威风凛凛啊。

 

        发现长期受无病呻吟的小资产阶级情调(虽然我现在是彻底的无产者)影响,变成了个无趣的人,都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开心。在水下看到海底生物的那瞬间,好像找到了久违的那种快乐。那种快乐是秋天拿个杆子打邻居家的枣,是拿个网兜压块儿石头和小堂哥去捞鱼,是拿根粉条在火上烤着吃。没得办法,又要做回无趣的大人了。

逍遥游(二)—-When Lotus Fall@Puerto Rico Airport

        

          要在各个机场间辗转差不多半天的时间,见缝插针臭贫一下。

        

         海滩对于不习水性的人来说,乐趣也许是挖个大沙坑,天然的烤炉把自己烘个三成熟,扭来扭去的照个比基尼自恋照,还有就是畅想一下金色的永生。呵,一下又说玄了。

        

         在海边读了石康(百度一下,原来是这哥们写的《奋斗》)的《口吐莲花》,讲的是佛学体验,还算得上有趣,语言也朴实,不是一个大师上来先对你念一段妈咪妈咪哄,整晕了再说。

        

        对于宗教体验这件事,正巧看到同人于郊老师写的一段话:

 

       假设上帝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计算一下如果过一种虔诚的生活我们会怎样。如果上帝存在,我们虔诚生活将会得到的好处可以说是无穷大。如果上帝不存在,我 们虔诚生活又会失去什么呢?无非就是一点世俗的享乐,是一个很小的数值。现在假设上帝存在的可能性是50%,那么我们虔诚生活的平均收益是多少?你应该用 0.5 乘以无穷大减去0.5乘以一个小数,结果等于无穷大。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过一种虔诚的生活呢?

 

         理性的大刀看来可以无处不在。摘录一些有共鸣的点

     

  1. 沉迷佛法,多半是沉迷在一种悖论式的巨大精神自由之中。有一些人的精神健康须仰仗一种叫做“我始终正确”的思维方式。《口》

 

      比如长大后,总是说服自己做出了当时当地认知水平下的最优选择。其实  呢?

 

  1. 乐是苦,不乐也是苦,不乐与非不乐同样是苦,即所有被二元对立沾染的现象都是苦,而我们人类的生活就是在二元现象基础上展开的。

 

我们完全可以说,二元对立只是一种阐述生活的方式,而不是我们真正生活的方式。—-《口》

 

     

     3.    现在来了一个持“空性见”的人,他说,我的偏好就是无偏好,我的选择就   是不选择,我出的主意就是没主意,我追求的意义就是没意义—–《口》

          

            不知道啥时候意识到出口即错,出口即傻,可是为了生存的需要还得错着傻着。

 

     

  1. 佛教很像是一种有关情商的宗教,修成了果位的佛教徒可以因无痛苦而非自  信坚定,宽容而慈悲,全因他们心中有种诡异的终极幸福论。这有点像当一个人从某种抑郁中缓过来以后,竟成了一个与人类无关的强者——如果非说有关系,那么他只能是你的老师,指导你如何摆脱生而为人这一件事。——《口》

 

宽容而慈悲,宽容而慈悲,唉。

 

4.   如果说自然哲学家是某种在人类生活中力图抓住某种实在的人群,而佛教徒则相信人类社会有一个后门,从那里,他们退回到虚无之中,可以看出,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偏好。——《口》

 

好像我们要一人饰演两个角色,完全的唯物完全的唯心都是少数吧。

 

  1. 人类基于信仰所发现的每一种真理,其本身就具有一种指向性,这些真理启示我们,去认识我们与环境之间的种种变化莫测的关系,启示我们了解生命的深沉与力量,更启示我们去认识关于未来的不可思议的开放性和多样性,从而增加我们生而为人的斗志与信心。 ——《口》

    ……

        写不下去了,旁边响起了热烈的加勒比音乐,波多黎各的姑娘小伙都很美丽,连大叔大娘也都很美丽,是一种神秘性感的美丽。 谁来送给我一朵莲花?莲蓬也行。

逍遥游(一)@ Charlotte Airport

其实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一个叫做夏洛蒂的机场,不知道自己的经度和纬度,中转也不过如此吧。从哥伦布到夏洛蒂的飞机上和机场里看了王朔的《致女儿书》,周围没有我族裔,在这样的环境下听一个愤世嫉俗的北京大爷跟你掏心掏肺,心里一哆嗦。喜欢北京话,用一个词形容北京话就是不正经,换个好词句就是能真实地面对自己。

       

         应该让王朔去写《明朝那些事》,或是《清朝那些事》,或是《文革那些事》,他把民族融和比作打鸡蛋活牛奶做鸡蛋糕的机灵劲儿,还真招人待见。建议那些语言幽默的同学,看点史料,也写点儿那些事,我知道你们的语言比《明朝那些事》要好得不知多少。

 

        弗洛伊德开创的学问搞得有点文化的人把所有的心理现象都要Map回童年。一生和母亲的争执恐怕是王朔心理挥之不去的阴影。看亲人间的纠葛冷漠,总是有股窒息感。这又一次让我坚信,无为而治的父母是最好的父母,给你爱的人自由是最伟大的爱。

 

        存在感,什么是拥有,生与死的命题,人到中年的王朔侃侃而谈,无助纠结的脆弱,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女性心中都有一股圣母情怀,心生悲悯。其实也是在悲悯自身的脆弱。我问自己什么是本质:

 

        父母的本质是陪伴小孩的成长。

        工作的本质是稳定的现金流+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婚姻的本质是经济共同体+生活在一起。

       …….

 

       先上飞机了。Charlotte——San J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