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琴

1. 悲观的杞人觉得怅然的天上的事:二十多岁的时候读过了唐诗几百首宋词几百句,好像今生再遇到这样的惊艳的概率极低了。二十多岁的时候读了若干本小说后,发觉人这个类的所有的高低体会就像一锅迷迭香牛肉,不同的只是,盛载它们的碗。上帝真伟大,给我们每个人发一个特制的新做的碗,然后从大锅里随意捞出一瓢盛给你,拿到手里的可能盐多了,醋少了,可能是人间美味,可能平淡无奇。杞人还怅然的事:“Friends”看完了,估计还得等等才能发出等量齐观的笑声。年轻的好,是不是就是对美的边际效用极大?随着年龄的增长,为了让自己对生活发生兴趣,得付出更大的努力。“永远年轻,永远装嫩,永远不知好歹,永远热泪盈眶”,这是多么生猛和幸运。

 

2. 常常犯的错:

 

把统计学规律和个体的东西搞混淆了。

 

作研究,得找出统计学规律才能卖。过日子,统计学规律的作用有限。选住的地方,我们选犯罪率低的地方。但即使你在过去犯罪率是0.1%的地方被人抢钱,对于你可能是不正常的,但对于这个世界是再正常不过的。发生了就是1,没发生就是0。没啥可说的。何况大多数的统计规律说的不过是低于50%的可能性?太当真,累了心。只能尽力去做到Ex ante(事前)的最优, Ex Post (事后)的结果就随它去吧。尊重统计学概率,同时懂得道可道非常道。

 

3.点评两句

 

你来我信你不会走,你走我当你没来过。——我们该这样对待缘分与爱。

 

评:为了让我们的心绪更平滑,我们只能在精神上努力去寻求这样的占优策略当做人生的信条。

 

《给你爱的人自由》,茅于轼关于市场经济的书

 

评:相信别人对他们自己的偏好更了解。不要以爱之名去敲诈勒索别人的人生。

 

 

我说的:显著的统计学概率我们把它称之为科学,不显著的我们把它称之为玄学:比如星座,面相。

 

Advertisements

极简主义

最近迷恋极简主义,其实也谈不上什么主义,就是喜欢透明玻璃杯里装着白水,干净的亚麻布衣服,画着两朵小花的书夹,纯白或纯黑的Tee,苏打绿娘娘腔的小歌,小鱼在亮着灯的鱼缸里游来游去,偶尔做一大桌子菜给心意相投的朋友们吃,一个人逛商店,什么都不买。 在化妆品和衣服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发现自己少了一种想要占有的欲望,倒不是禁欲主义,只是买来也无甚用处,不过尔尔。还看了部极简主义的电影《小鞋子》(Children Of Heaven)。

《小鞋子》的主要情节是小哥哥阿里把小妹妹的绣花鞋弄丢了,家里穷,为了不给父母添麻烦,小哥哥和小妹妹决定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们轮流穿哥哥的小胶鞋上学,为了保守这个秘密,兄妹俩都承担了好多的外在压力。为了给小妹妹赢回一双小鞋子,小哥哥参加长跑比赛,他想得第三名拿到奖品一双运动鞋,可是一不小心跑了个第一名,小哥哥伤心地哭了,他不要别的奖品,他想要的就是一双小鞋子。这是多么靠谱的两个小孩子啊,有孝心,有主意,有担当,有怜悯爱人之心。尽管我觉得是有些美化,上了小学之后的孩子其实是很Mean的,但看完之后心里还是暖洋洋的,也不管它真实不真实。

知道自己想要的是小鞋子,就拼命的去努力奔跑,让小妹妹开心。这份简单朴实最得我意。那小哥哥和小妹妹地大眼睛扑闪扑闪着,像大人一样做着各种筹划,照顾着大人。独生子女的缘故,多么渴望有个为自己赢得小鞋子的小哥哥。

极简主义可以很贵,像无印良品,极简主义也可以很便宜,心极简就行了。

团圆烟花

一年中总会有两天像小孩子一样欢喜平安,外面国庆节的烟花“嘣,嘣,嘣”,就着烟花睡了,像小时候一个个熬不住的除夕夜。偷懒摘录几段《小团圆》,亦是欢喜平安。
 

1.但是自从写东西,觉得无论说什麼都有人懂,即使不懂,她也有一种信心,总会有人懂。曾经沧海难为水,更嫌自己说话言不达意,什麼都不愿告诉人了.每次破例,也从来得不到满足与安慰,过后总是懊悔。

 

2.她觉得过了童年就没有这样平安过。时间变得悠长,无穷无尽,是个金色的沙漠,浩浩荡荡一无所有,只有暸亮的音乐,过去未来重门洞开,永生大概只能是这样。这一段时间与生命里无论什麼别的事都不一样,因此与任何别的事都不相干。她不过陪他多走一段路。在金色梦的河上划船,随时可以上岸。

 

3.九莉突然觉得整个的中原隔在他们之间,远得使她心悸。

 

4.她像棵树,往之雍窗前长著,在楼窗的灯光里也影影绰绰开著小花,但是只能在窗外窥视。

 

5.她是最不多愁善感的人,抵抗力很强。事实是只有她母亲与之雍给她受过罪。那时候想死给她母亲看:“你这才知道了吧?”对於之雍,自杀的念头也在那里,不过没让它露面,因为自己也知道太笨了。之雍能说服自己相信随便什麼。她死了他自有一番解释,认为“也很好,”就又一团祥和之气起来

 

6.九莉听了也没什麼感觉,除了也许一丝凄凉。她在四面楚歌中需要一点温暖的回忆。那是她的生命。

 

7.他们至少生活过。她喜欢人生。

 

8.连下了许多天的雨。她在笔记簿上写道:“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寧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9.九莉笑道:“预备什麼时候结婚?”

燕山笑了起来道:“已经结了婚了。”

立刻像是有条河隔在他们中间汤汤流著。

他脸色也有点变了。他也听见了那河水声。

 

10.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上帝还犹可,太富幽默感的上帝受不了。

但是燕山的事她从来没懊悔过,因为那时候幸亏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