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Put A Flower in Your Hand!

     感性一下,请准备好冷酸灵。

 

     看到“Age Gracefully”的老太太,总像受到了鼓励,韶华逝,难可逆,只要饭没白吃,日子没白过,也就算坦荡荡了。看了一期《鲁豫有约》,85岁优雅的辜严倬云就是这样一个老太太。辜严倬云和辜振甫的婚姻超过60年。京剧戏台上,一个是俞派,一个是程派。生活里一个是红顶商人,一个是妇女慈善领袖。家庭里,一个是爹,一个是娘,养育了5个朴朴实实的孩子。辜严倬云说“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一言一谈,满满的都是爱。  枝连理,生新芽,大树长。忽然明白爱情为什么是那么的不可或缺,因为一切人生的缘分,都起始于那个起点。也看到了一个中国普普通通的劳动妇女的终极人生理想。

 

     前段时间还看了部《一个女人的史诗》,赵薇演的革命女青年爱上了文人气质的刘烨,但文人毕竟是文人,即便是奉子成婚,还是不停的精神出轨。也许是那个时代社会舆论的影响,想必放到今天,文人早就跑了,或者奉了子也成不了婚。革命女青年用她呼哧呼哧的爱,去陪伴丈夫度过人生中的起起伏伏。尤其在文革中的风雨不弃,文人丈夫最终感化,平平静静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尽管同林鸟理论日益盛行,但人总要透过种种测试,证明自己脱离了自私的本性显得自己很高贵。文革中,尽管要去烧锅炉,但应该是赵薇最幸福的一段时间,因为文人落了难,围在文人周围的女人都跑了,文人很脆弱,她的爱被他需要了,她的爱让他没有自杀。被爱的人需要,是一件幸福的事,尽管这种需要产生的环境和背景是那么的奇怪。革命女青年是幸福的,因为她一辈子都和她爱的人在一起。

 

    称得上张爱玲的半自传《小团圆》最近出版了,真的是翘首以待。对于她的通透,刻薄,精致,悲凉,想必读过她的书的人无不侧目。作为小半个张迷,也读过胡兰成的《今生今世》,真是清秀文笔,俊朗人才。被张爱玲看得上的男人自不是等闲之辈。茫茫人海,爱玲找啊找,总算找到个和她脑电波是同一频段的人,爱是爱得不得了。怎奈人家是个多频段的,风流不下流,洒向人间都是爱。爱上别人,还跑来和她讲,还认为爱玲应该是懂我的呀。即便看破若张爱玲,也躲不过那份落花人独立。汉奸妻,尽可戏,对于胡兰成带给她的汉奸恶名,她知道,她承担,她没有去怨。千里寻夫,看到的只是丈夫和人家的你侬我侬。分别决绝前一晚,爱玲说,“兰成,你来抱抱我”。寄出分手决绝信的时候,还附上了自己的稿费给逃亡中的那个男人。想来真是个厚道的人。这样奇葩似的大俗大雅的女子,其实一切也是归于平淡。 照顾后来那个又老又病的第二任丈夫,像所有的中国妇女,张爱玲也是勤勤恳恳,尽着为人妻的本份。她只是要个懂她爱她的人。所以即便她是那么的古怪,那么的不同,但还是喜欢她的,因为即便看破了,也还是个厚道的人。

 

      说的都是爷爷奶奶那一辈的爱情,虽然是骨肉血亲,但那漫长的跨世纪的婚姻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完全不知道。好像一切本来就是那样的,想要偏执的解构,简直是自寻烦恼。爱读各种各样的故事,但其实最爱看的,最打动我的故事都是家事。有能力最伤害,最温暖的,莫过于家人。但家事,现在的我写不出,等到中年,或是老了的时候再写吧。

 

      阳光灿烂的时候,I put a flower in your hand. 想要什么呢?百合,雏菊,牡丹,荷花,郁金香,还是仙人掌?

 

 

 

Advertisements

     脑子木掉了,总套经济学的框框去思考生活,被别人笑。今天给朋友讲恋爱中的囚徒困境,听者有想把我拍扁的冲动。那就多扯两句再,只求表达,不求赞同。
 
1. 有些问题实在太复杂,所以上天就给人类安排好了,说小样,不用你去思考了,知道你也得不到均衡解。比如说出生,死亡,因缘等等。但是人们总是抱着一定有均衡的大无畏的气概去求解。对于这样的问题,总是抱着敬畏的态度。
 
2. 傻有两种:
一是没有足够的能力获取足够的信息做出正确的判断。
二是对于各种状况心知肚明,知道什么是最有利于自己的,但因为良心,情感,别人的效用等其他因素,选择那个不是最有利于自己的选项。
极少人只犯第二种傻,大多数人两者都犯,也有少部分人从来不犯第二种傻(简言之,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3. 长大成熟,是不是就是能更多的理解促使人行为的各种Incentive而减少困惑。 自利,爱,认同,欲望,生存,占有,虚荣。可是,理解了又怎样?
 
4. Budget Constraint 真的就是Constraint,必须得尊重。 我的很多时候都是Binding的,比如时间和金钱。 在这样的Constraint下,大家选择了不同的花花事去做。种花得花,种猫得猫。爱买锅的买锅,爱烙饼的烙饼。想想自己,这样臭美臭贫下去,没有花,没有猫,没有锅也没有烙饼,可如何是好。
 
5. 人与人之间的误解, 大多是因为信息不完全,对别人的效用函数和预算约束不够了解。
 
    听到花儿乐队的一首《大喜宙》,有一句“那颗炙热的心”,竟然非常感动。谢谢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