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 乱弹

有一个精灵,漂泊如三春之水,清冷似冬夜之月;
有一个精灵,惆怅如初夏细雨,幽怨似深秋桂子;
中学时看到的散文里的句子,那个精灵是二胡。不知道为什么还记得,只是总有那么些句子那么些时刻像印在白布上的兰花,静静的绽放,静静的飘香。那天很自豪地和一个印度同学说,如果自己能选择出生地的话,一定还是中国。生活不能假设,这个问题也许本身就是一个伪问题。中国之于我是千丝万缕,不可割舍。昨天和几个女生吃饭的时候,不知怎的,大家还说起了各自喜欢的诗词,那份闲淡,好像是很久以前的记忆了。
前段时间刚刚度过了生活里的又一个难关。一段时间以来的压抑的情绪在慢慢的释放。昨天去了Garage, 满足了我小小的拾荒的心愿。见到了有意思的人。中午归来,坐在床上悠然地和室友看着电视剧《新结婚时代》,剧情人物都很简单,没有什么压力。看着看着居然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这是很长时间以来第一个真正轻松的午觉,窗外阳光明媚,秋风清爽,伸个懒腰,去同学家吃火锅。
忽然不想写了,有话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