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哥城六记(中)

4. VIP到来——美式民主101

来美4年有余,选举赶上了两三趟。第一趟选啥不记得的了,只记得电视上一个台动不动就说这个大娘,这个大叔是个Lier,另一个台就打擂台,都是巨光辉正面的高大全。身处Swing State的俄州,是各大选战的必争之地。美国总统大选更是得俄州者得天下。第二趟,小巴马,小拉里,小凯恩争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俺好像正困在万恶的考试里,外面硝烟弥漫了都,也没闻着。只记得有若干回在街上被志愿者问:“你选举了没?” 俺抬抬眼皮:“I am a foreigner。”(翻译成中文就是:俺是来贵宝地打酱油的。)

这不是第三趟儿了呗,小巴马政府的期中考试。巴马夫妇莅临我校指导工作。为了沾染到强大的气场,与两三友人共同去赶集。集市地点在Oval,学校的中心,去之前还有个疑问,能放得下吗?(事后证明这是故土拥挤思想作祟)。尽管有和小拉里握手经验的C同学一再说不用去那么早,小农思想驱使,还是提前两小时去了。人远没我想象中的,虽然绕着大操场几圈,但队伍行进很迅速。吹着小号,喊着Obama Fail的共和党小分队,像毛毛虫一样走来走去,很欢乐,人群也欢乐地给他们拍照。经过简单的安检,就到了集会现场。

等待主角出场的过程总是漫长,各方人士纷纷登场,有妇女代表(声泪俱下型),时髦歌手(年轻活力型),宇航员大叔(排比句排山倒海型)……作为我们这个酱油小分队的同学,在各方振臂高呼的时候,确实缺乏参与感,只能相互讲故事解乏。还是X同学通透,略略观察下,就得出了政治集会,邪教组织,传销团体殊途同归的结论。C同学看到州长上台,就想起自己某时去州政府办事,临走问州政府大妈,“州长在不?”大妈说:“在啊,就前面左拐第二个办公室。”下回谁去州政府办事,试验一下,看是不是真能见到州长,握个手,照个相。这若干人等的发言,总结一下就是:要工作,要医疗保险,要助学贷款,恨华尔街。难不成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主要区别是代表的阶级不一样?明星终于登场,猛拍了两张照片,酱油小分队也就撤了。

回家的路上,交通顺畅,并没有想象中的拥挤。忽然想到一年级课上的一篇Paper, 说民主国家领导人的作用相对较小,专制国家领导人的作用很大。呵呵,虽然无论小巴马,小拉里,还是小凯恩上台对美国社会这几年的发展其实也没啥大不同。但让他们PK,人民群众一番票选,也是多么生动活泼的事。即便民主选举和任何选秀选美一样,不免虚伪,但人家至少还对你虚伪呢,说明还是考虑你的感受的。

PS个笑话:本次集会35000人,好像创了个人多的小记录。在给学生讲生产要素边际生产力递减的时候,临时起意编了个故事:如果让这35000人在Oval上种花,如果我们把全哥伦布的人都放到Oval上种花,如果我们把全Ohio的人放到Oval上种花,会怎么样?学生嘻嘻一笑,那样我们就都被挤死了…….

浮生若梦 哥城六记(上)

1.  浮生

躺在牙医椅上,等着洗牙护士,墙上的钟表还是那个。不同的是护士好像换了,钟表下面换上了新护士全家人的照片。虽然只等了可能不到两分钟,可是空气音乐却都是那么的相似,晃了一下神,这是啥时候呀。一次洗牙完出去就知道了个不好的消息,伤心。剩下大多是在生活的平静期吧。医生老爷爷终于出来了,像个熟人似的和我打招呼,这几年都是他在照顾我的牙,他看看资料说都一年没见你了,时间飞逝啊。我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记得我,可是看到这戴着大框眼镜的老爷爷还是好亲切。

洗牙的过程甚是无聊,闭上眼睛脑袋中导演了个小广告:一个美国娃,有个固定的牙医。从小看到大,每一个画面,娃都长大一些,牙医也老一些,牙医的陈列品也从女朋友到结婚照再到有孩儿。娃到中年,老牙医消失,年轻的新牙医来。娃到老年,最后娃消失,娃的娃带着娃的娃的娃看中年牙医……养羊生娃的美国版。

 

2. 若梦

在一个地方待足够久的时间的好处是,你来得及形成和当地相关的传统,来得及交几个熟到透的朋友。

我搞得清的节是圣诞节,感恩节,独立日。老兵节,悼念日什么的就不行了,遇到啥就过啥呗。每年这个时候都是Football,都是有人挺激动。系里的同学又照例请大家去参加万圣节Party,会想着去年的万圣节参加了个傻傻的活动,前年的万圣节在抽抽。Buckeye
Donuts好像永远都开着,大秋天的又可以喝南瓜咖啡了。怎么说Ohio种出了个世界第一大的南瓜就像是昨天的事,怎么南瓜就又来了。糟了,像个老人似的回忆了。

熟到透的朋友的好处是,可以肆无忌惮的互相羞辱,可以一起骂娘(别人的)。有时你说上句,他们就接得出来下句。坏处是会听到重复的笑话。

在一个地方待太久的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秋天的哥城还挺美貌,金黄的树叶被阳光照得通透,有点小秋风,又不太过分。把落叶踩在脚下,哥城,
I want more.

 

3. 行为又艺术

A. 图书馆里,一个五大三粗的大哥们穿了一件Hello KittyT-shirt默默地坐在了我旁边,我扭头默默看了看Hello Kitty上的蝴蝶结,心里默默地画圈圈。

B. 每天下学回家坐公车的时候都会碰到一个美髯公。此公长得像卓别林时期演喜剧的大胖子,胡子被修成了向上的八字。看到他的胡子,我就想到了一个词——存在感。

C. 前方一黑哥们,穿了一件花衬衫,非龙即凤,还有一排中国字。阅读强迫症驱使,聚焦中国字,排除掉若干无意义符号,只有两字赫然而立——“流氓”!

 

秋季物语

1. 幸运数字

开学的第一堂课,让小朋友们一人选个幸运数字(从09),他们选完之后,才告诉他们是用来决定他们作报告的顺序的。下面是统计数据:

0

3

1

3

2

4

3

12

4

8

5

7

6

7

7

12

8

5

9

5

37 看来显著的被人民群众喜闻乐见。饭间,与AB同学笑谈此事,二位的高见是,

A同学:我喜欢小的数字,所以我一般会在0-5里选。然后一般我会选34

B同学:我喜欢大的数字,在大的数字里我会选7

咦,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这个心理研究呢。我编了个小故事逗你玩:0一般太虚无,不招人待见。1-9,先把人群分成大数组和小数组。然后人们又偏爱中庸主义,从1-5,选中间的3。从5-9,选中间的7。谁有空,就在你们班里做个小测试,看看这个现象Robust不?

2. 当时不恋,过后不杂

C同学突然打电话来问“要不要去看Legally
Blond的音乐剧?”,学校的优惠票$20。去看,还是不去看?在接下来的一分钟里,我做了如下计算

A. 去看。$20对于现在穷穷的我来说,还是蛮多蛮多的,音乐剧是个奢侈品,奢侈品定价还是蛮难的。Legally
Blond的音乐剧也不是很有名,如果是Cats我肯定去看。

B. 不去看。票是优惠票,又不用我自己去排队,看音乐剧也是打发周末无聊生活的好方式。

哎,当我振振有词的帮D同学分析是应该买$20的眼霜还是$50的眼霜的时候,我是多么有气场啊,像个人生导师似的。可是面对自己决策的灰色区域的时候,纠结也是同样的。

谁能送我两个内置式的计算器(植入体内的) ? 一个完全了解我的效用,不论啥事,按一下就给出个边际效用。另一个完全了解事情的成本,风险,不论啥情况,按一下就给出个边际成本。从此,我就可以跷起双脚,每天只要按,按,按,在我脑袋清醒之年,只要会比大小,就能做出最优决策。我就可以化身成当时不恋,过后不杂,内心无比强大的机器人了。忽然觉得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呢,搞技术的同学有没有兴趣做个这样的小插件?

3. MSN Space要关了—-感个谢,煽个情

好像如果迁到Word
Press国内就看不到了。我会找个新家,国内国外都看得到的。谢谢大家观赏我的博客这么久,其实其实,你们的观赏是我会强迫症似的记录生活的一大动因,很感谢的。虽然生活平庸平凡甚至残酷,虽然也说不出网络世界的存在到底算作一种什么存在,但固执地守着一个Idea,骆驼穿越沙漠,风把脚印掩盖,无迹无痕,但此行一定是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