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小贾

    旅途中看了贾樟柯这些年的演讲对谈和杂文的小集子《贾想》。小贾现在成了我们山西人的一个文化骄傲,世界闻名的大导演。因为这层关系,在加上一点小众情节,也陆续看过《小武》《站台》《世界》《任逍遥》。说实话,不是个他的粉丝。原因也许正是这层晋中老乡的关系,他的电影,我在生活里看得到,好像每一个场景我都知道若在现场,我会闻到什么样的味道。我知道煤矿工人签生死合同的悲壮与无奈,知道在较封闭环境中长大的人们对外面世界的向往,还知道漂泊的无定感。

    幽默的男人我欣赏的很多,但太过感性的男人欣赏的就不多了。目前阶段,一个是苏打绿,一个是贾樟柯。

    我们观众在电影里追寻什么呢?感官刺激肯定是有的,刚从Universal
StudioDisney回来,3D甚至是4D电影严重刺激着我的脑细胞,如入梦境。看这样的电影,就像是去游乐园,但游乐园永远不能是家常便饭。就像蔡康永总结的,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歌星,却没有那么多的杂耍明星。新奇奇特固然好,但人们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新奇。

    和电视一样,电影也是一种麻醉剂,缓解我们生的痛苦,让我们梦想憧憬别人的生活,以为那就是更好的生活,编织一个美梦。一个美梦的价格只是一张电影票,这个交易还是蛮划算的。只是梦境和现实终归不是一条道上的。 它没有欺骗你,只是人们忽略了此片纯属虚构。做梦就是做梦,梦中的感受永远真实无比。梦工厂这名真贴切。

    我们还需要电影为我们做些什么呢?更多的是, 把我们感受得到的却总是抓也抓不到,说也说不出的东西用一个精致的形式表达出来,让我们知道世界上还是有心同此心,情同此情。这样的要求也许高了点,小众了点。但这种需求也是隽永的。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故事,那么多的情感,我们愿意静心聆听的也只有那么一些些。

    导演又想从电影中得到什么呢?有的时候表达是一种手段,有的时候表达是一种目的。要是追求电影带来的名,利,那就应该投观众所好,这没啥丢人寒碜的,想要啥就去做啥。冯小刚这一点活得就很明白。要是想用电影当作一种记忆的方式,尤其是比较私人的感受记忆,就该明白观众可能不大会买账。可怜的是无法坦然面对这种错位的导演。比如陈凯歌拍《无极》,用哲学腔和观众说话还要指望观众爱他,就太傻太天真了。

    我很高兴看到贾樟柯成功了,有自己的市场,有自己作为一个导演实现理想的尊严。他没有变成《孔雀》里的姐姐,或是《立春》里的王彩玲。导演是需要观众爱他的,导演又有的时候表现的很特立独行,清高。这简直就是任何一段Relationship中都要面对的话题,自我与他人,爱与被爱,斗争与和谐。

Advertisements

精选废话

人生需要精选,所以很多废话废思我都偷偷扔了,怕寒碜。剩下的一些,一方面立此存照,百年后逗我孙子玩。一方面如果能逗你玩,即便只有一个人,也是我的造化。好,下面来翻个跟头。请原谅我说到“人生”两个字的时候矫情。

 

  1. 缘分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空间里,人们可以彼此需要,物质的,精神的。时空会变,需要会变,所以随缘而安。

 

  1. 时间让我们把相聚别离的事熟练得掌握, 甚至是生死。

 

  1. 当一个人理性的预期到在剩下的岁月里,可以感受到的快乐要少于可以感受到的痛苦的时候,这个人是不是该自杀?经济学可能也许说是。还好上帝发明了所谓的乐观,和“活着”的精神。

 

      4.   人性像一片Bacon,在生活的大煎锅上,吱吱的,你能听到它出油的声音。               正面煎完了煎反面。

       

  1. 人们总是在忙着做各种各样Identify的工作。比如说爱情,穷的年轻的人, 爱上富的有钱的人,总有瓜田李下之嫌,因为这是很复杂的实验。所以门当户对Identify起来就容易很多。还有就是能力,白手起家是最容易Identify的,有超级老爸或超级老妈的人,这项工作上付出的就要比别人多很多。但大多时候Identify也不是那么重要。

 

    6.     我:“妈,我就想过个平凡的人生。”

            妈:“咋过都是平凡的人生,你挣1000块一个月是平凡的人生,10000     一个月也是平凡的人生。你以为平凡的人生就是好过的人生?”

 

  7 一些感情在一些人那里的价格是正无穷。这一点让我深深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