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骄妈VS.博士女

妈妈1 VS. 女儿1: 你们两个博士,还是名校,日子怎么还没隔壁老王家小宝过的好?人家两口子,就两个硕士,还不是名校,去美国几年就有房有车了,还有个娃。

机智理性女儿1: 亲爱的老妈,挣钱多少和学位的关系并不是线性的。即便博士的平均收入大于硕士的平均收入,但那说的是均值。均值的意思是,很多的人算个平均数。对于个体经验,1就是1,0就是0,统计规律没啥用。

 

妈妈2 VS.女儿2:女儿呀,女人不能太强了呀。你太强,别人才不敢找你了啊。

纵横四海女儿2: 亲爱的老妈,男女斗争错综复杂,绵延悠长。岂是一个示弱或是一个争强就能概括得了的呢。

 

妈妈3 VS. 女儿3: 女儿呀女儿,你说你从小都是第一名,从小都是爸爸妈妈的骄傲。让妈妈怎么去给那些一直羡慕咱们家的叔叔阿姨说,帮你介绍对象。这不就是和人家说我闺女找不到对象吗?

聪明务实女儿3: 从小做第一名的这份努力已经被成为收入还好的技术工人这件事肯定了,回报已经体现在了工资上。知识能改变命运的部分只在经济收入上面,凭啥你当第一名找对象就不发愁了?凭啥你当第一名就不生老病死痛了?一码归一码。

 

妈妈4 VS. 女儿4:女儿啊女儿,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犀利臭贫女:呦和,您当谁不知道怎的。还当发现了个新大陆。婚姻改变命运就像坐了个直升电梯,进去了,一出来就少了10年的奋斗。可您看看周围,有 几个靠婚姻改变了命运的。大家还不差不多都是门当户对。穷找穷,富找富。即便是美女,出生的阶级也决定了你能遇到的人。还是知识改变命运靠谱点。

微博体语录

不敢开微博,害怕变成唠叨唠叨神,只能隔段写点小段子娱乐,以求质保。

1. 其实女人像狗狗,男人像猫猫。狗狗和猫猫都需要关注,只是狗狗需要的更多更多,一天至少要遛两次。猫猫比较爱装酷,经常好像不需要整个世界似的。

2. 农村娃对小城市娃抱怨:“有城市户口就是好,找工作方便。”

小城市娃对北京娃抱怨:“有北京户口就是好,考大学容易。”

北京娃对美国娃抱怨:“有美国户口就是好,就不用被签证限制,找工作容易。”

美国娃摸摸脑袋:“啥是户口?”

3. 一个艺术系的学生做Presentation,上来先是一句:“Art is a way of Confession.”(艺术是忏悔的一种途径)

4. 探戈训练班的小广告上写着:“Tango is a Moving Sadness.” (探戈是流动着的悲伤)

5. 四川小妹妹在炒海鲜的时候,放了惊人量的姜和蒜,美其名曰,“此菜的关键在于大姜大蒜。” 大姜大蒜,很有江湖味。

6. 在各个不同编码方式的数据,指标间耗费时间的时候,我就想到了秦始皇,统一度量衡,统一语言和文字,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7.  我觉得我就是在石黛玉和石宝钗之间不停地转化着角色。此论一出,Z同学大喝一声,我觉得你还是更像石黛玉。好吧,请问各位,你是张黛玉还是张宝钗?王黛玉还是王宝钗?李黛玉还是李宝钗?….

8. 大S和小菲同学的恋情是Perfect的饭桌话题,骠悍的人民群众总结大众评论的基本态度:

A. 美女嫁有钱男—-傍大款。

B. 帅哥娶有钱女—-吃软饭。

C. 有钱女嫁有钱男—-利益的结合。

D. 丑女嫁没钱男—–恭喜恭喜!

 

精选废话

人生需要精选,所以很多废话废思我都偷偷扔了,怕寒碜。剩下的一些,一方面立此存照,百年后逗我孙子玩。一方面如果能逗你玩,即便只有一个人,也是我的造化。好,下面来翻个跟头。请原谅我说到“人生”两个字的时候矫情。

 

  1. 缘分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空间里,人们可以彼此需要,物质的,精神的。时空会变,需要会变,所以随缘而安。

 

  1. 时间让我们把相聚别离的事熟练得掌握, 甚至是生死。

 

  1. 当一个人理性的预期到在剩下的岁月里,可以感受到的快乐要少于可以感受到的痛苦的时候,这个人是不是该自杀?经济学可能也许说是。还好上帝发明了所谓的乐观,和“活着”的精神。

 

      4.   人性像一片Bacon,在生活的大煎锅上,吱吱的,你能听到它出油的声音。               正面煎完了煎反面。

       

  1. 人们总是在忙着做各种各样Identify的工作。比如说爱情,穷的年轻的人, 爱上富的有钱的人,总有瓜田李下之嫌,因为这是很复杂的实验。所以门当户对Identify起来就容易很多。还有就是能力,白手起家是最容易Identify的,有超级老爸或超级老妈的人,这项工作上付出的就要比别人多很多。但大多时候Identify也不是那么重要。

 

    6.     我:“妈,我就想过个平凡的人生。”

            妈:“咋过都是平凡的人生,你挣1000块一个月是平凡的人生,10000     一个月也是平凡的人生。你以为平凡的人生就是好过的人生?”

 

  7 一些感情在一些人那里的价格是正无穷。这一点让我深深感动。

 

 

夏日躁狂多话不劳动症

天气炎热,微度躁狂,所以絮叨没有用的话,话一出口就觉得十分矫情,感谢包容。
 
1.电影和生活
所有的故事好像听起来都极端而惊心动魄,或是玫瑰的光,或是清白的影。可生活不是电影,没有蒙太奇,没有背景音乐,也没有旁白。一切都是在平乏无奇的状态下展开的。这边生死离别,那边煎饼果子。这边晴天恨海,那边韭菜盒子。所以不会用诗的眼光去回忆一切的童年,一切的青春期,一切的大学时光。留在心上的星星点点,知道那是美好,就像偶尔会吃一个Cheesecake, 吃多了就很腻。 知道吃进去的饭可以转化为脸上的大包,内心的感情,算题目的能量, 还有什么。吃饭不止,生命不息。
 
2.何爱?
不愿意付出不愿意牺牲是太爱自己,不够爱另一个生命。太愿意付出太愿意牺牲只是爱自己爱的不够多,只是把另一个人当成逃避人生的通道。其实怎么逃得了呢,有些问题注定是你的问题,天涯海角时光荏苒也是你的问题,两个人也没有任何帮助。

 

3.永恒,短暂与量化

可以肯定的是100年后人类还会知道莫扎特,可以肯定的是100年后人类一定会忘记周杰伦。可是之于此时此刻某些人的恩泽,周杰伦还是要更大一些。好像少年时爱读些永恒,过了少年再也翻不开经典名著了,如果幸运的可以活到老年,那再翻开一定是老年了。作为一个文科生,我对理科思维很崇拜,照猫画虎,最近着迷的事是量化一切事物,一切我对世界的认知。不要在我面前用任何一个形容词,我一定会追问一句,从110,你说的这个情况到底算个什么程度?这个强迫症发展到要把名人在心里排个名次。人家说迈克尔杰克逊是流行乐之王,我就想问,到底是他伟大还是约翰列农更伟大?就像无聊的人们会问到底是李嘉欣漂亮还是林志玲更漂亮?不是所有事都有精确排名的,超过一个值之后就只是风格不同了。

 

4.士与女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我坚信后一句绝对是真理,前一句纯粹扯淡。士要是为一个知己死了,士的父母妻子孩子该怎么办?

 

 

      

 

乱弹琴

1. 悲观的杞人觉得怅然的天上的事:二十多岁的时候读过了唐诗几百首宋词几百句,好像今生再遇到这样的惊艳的概率极低了。二十多岁的时候读了若干本小说后,发觉人这个类的所有的高低体会就像一锅迷迭香牛肉,不同的只是,盛载它们的碗。上帝真伟大,给我们每个人发一个特制的新做的碗,然后从大锅里随意捞出一瓢盛给你,拿到手里的可能盐多了,醋少了,可能是人间美味,可能平淡无奇。杞人还怅然的事:“Friends”看完了,估计还得等等才能发出等量齐观的笑声。年轻的好,是不是就是对美的边际效用极大?随着年龄的增长,为了让自己对生活发生兴趣,得付出更大的努力。“永远年轻,永远装嫩,永远不知好歹,永远热泪盈眶”,这是多么生猛和幸运。

 

2. 常常犯的错:

 

把统计学规律和个体的东西搞混淆了。

 

作研究,得找出统计学规律才能卖。过日子,统计学规律的作用有限。选住的地方,我们选犯罪率低的地方。但即使你在过去犯罪率是0.1%的地方被人抢钱,对于你可能是不正常的,但对于这个世界是再正常不过的。发生了就是1,没发生就是0。没啥可说的。何况大多数的统计规律说的不过是低于50%的可能性?太当真,累了心。只能尽力去做到Ex ante(事前)的最优, Ex Post (事后)的结果就随它去吧。尊重统计学概率,同时懂得道可道非常道。

 

3.点评两句

 

你来我信你不会走,你走我当你没来过。——我们该这样对待缘分与爱。

 

评:为了让我们的心绪更平滑,我们只能在精神上努力去寻求这样的占优策略当做人生的信条。

 

《给你爱的人自由》,茅于轼关于市场经济的书

 

评:相信别人对他们自己的偏好更了解。不要以爱之名去敲诈勒索别人的人生。

 

 

我说的:显著的统计学概率我们把它称之为科学,不显著的我们把它称之为玄学:比如星座,面相。

 

     脑子木掉了,总套经济学的框框去思考生活,被别人笑。今天给朋友讲恋爱中的囚徒困境,听者有想把我拍扁的冲动。那就多扯两句再,只求表达,不求赞同。
 
1. 有些问题实在太复杂,所以上天就给人类安排好了,说小样,不用你去思考了,知道你也得不到均衡解。比如说出生,死亡,因缘等等。但是人们总是抱着一定有均衡的大无畏的气概去求解。对于这样的问题,总是抱着敬畏的态度。
 
2. 傻有两种:
一是没有足够的能力获取足够的信息做出正确的判断。
二是对于各种状况心知肚明,知道什么是最有利于自己的,但因为良心,情感,别人的效用等其他因素,选择那个不是最有利于自己的选项。
极少人只犯第二种傻,大多数人两者都犯,也有少部分人从来不犯第二种傻(简言之,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3. 长大成熟,是不是就是能更多的理解促使人行为的各种Incentive而减少困惑。 自利,爱,认同,欲望,生存,占有,虚荣。可是,理解了又怎样?
 
4. Budget Constraint 真的就是Constraint,必须得尊重。 我的很多时候都是Binding的,比如时间和金钱。 在这样的Constraint下,大家选择了不同的花花事去做。种花得花,种猫得猫。爱买锅的买锅,爱烙饼的烙饼。想想自己,这样臭美臭贫下去,没有花,没有猫,没有锅也没有烙饼,可如何是好。
 
5. 人与人之间的误解, 大多是因为信息不完全,对别人的效用函数和预算约束不够了解。
 
    听到花儿乐队的一首《大喜宙》,有一句“那颗炙热的心”,竟然非常感动。谢谢观众。 

三个经济女的谈话

Disclaimer:首先发表个Disclaimer,免得抹黑经济女的形象。纯属思维游戏,博君一笑。让我们在人类理性的大路上一路狂奔,其实吧,经济女思想还是很单纯的~~。
 
1. A: 为什么男人出轨的概率要显著的高于女人?
    B:一篇Paper说,精子比较便宜,而一个女人一生大概只有400颗卵子。人类有扩展自己基因的动机。男人扩展的成本要远远低于女人。
 
2. B: 为什么女人的贤惠越来越得不到重视?为什么贤惠的女人还是会被抛弃?
    C:在Extended Family(大家庭)时代,丈夫需要一个女人去协调大家庭内部的种种关系(婆媳,妯娌,等等),女人的贤惠就显得尤为重要。在Core Family(核心家庭)时代,家庭规模缩小,那些过去需要协调的种种关系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所以贤惠这种美德得不到过去同样的奖励。
 
3. C: 婚姻对于双方有Risk Sharing(分担风险)的功能。是该买个Risk Free(无风险)的债券呢,还是该买个Risky Equity呢?
   B:Risk Free的呢,收益比较低,Risky的呢,收益高,但波动性太大。婚姻最大的风险应该是Default Risk(违约风险),即外遇或离婚。虽然离婚的时候能够分一半的财产,但对于大多数人,对于一段婚姻的感情,精力的投资是远远高于那一半财产的。男人能干的程度和他违约的风险有正相关关系。不过最后,没有真正的无风险男人,政府还破产呢。
   C:那没有既忠实又能干的男潜力股?像比尔盖茨那样的?
   B:你在茫茫人海中碰到下一个比尔盖茨的概率基本为0。
 
4.B:很多风险都能通过资本市场去分散,既然婚姻风险这么大,能不能发行一种债券或是保险把这种风险分散出去?
  C:应该是能,但就是这个市场上应该Moral Hazard(道德风险)和反向选择太大,那些把婚姻当儿戏的人更愿意去买这种保险,而且骗保发生的概率也很大。保险公司也很难甄别哪些是情比金坚,那些是露水姻缘。
  B:应该在谈恋爱的时候就发行一种Future(远期合同),就相当于在资本市场上的一个逆向操作。如果恋爱成功,效用自然很大,恋爱失败,还能从资本市场上获得收益,这样就可以平滑效用。
  C:嗯,发个期权啥的行不行?
  B:….
 
最后,半路突然杀出个小浣熊,在机械系门口的垃圾筒上觅食。(是真的小浣熊,和小时候干脆面袋上的一模一样。)B女和C女吓得嗷嗷乱叫,所以荒唐的谈话就此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