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骄妈VS.博士女

妈妈1 VS. 女儿1: 你们两个博士,还是名校,日子怎么还没隔壁老王家小宝过的好?人家两口子,就两个硕士,还不是名校,去美国几年就有房有车了,还有个娃。

机智理性女儿1: 亲爱的老妈,挣钱多少和学位的关系并不是线性的。即便博士的平均收入大于硕士的平均收入,但那说的是均值。均值的意思是,很多的人算个平均数。对于个体经验,1就是1,0就是0,统计规律没啥用。

 

妈妈2 VS.女儿2:女儿呀,女人不能太强了呀。你太强,别人才不敢找你了啊。

纵横四海女儿2: 亲爱的老妈,男女斗争错综复杂,绵延悠长。岂是一个示弱或是一个争强就能概括得了的呢。

 

妈妈3 VS. 女儿3: 女儿呀女儿,你说你从小都是第一名,从小都是爸爸妈妈的骄傲。让妈妈怎么去给那些一直羡慕咱们家的叔叔阿姨说,帮你介绍对象。这不就是和人家说我闺女找不到对象吗?

聪明务实女儿3: 从小做第一名的这份努力已经被成为收入还好的技术工人这件事肯定了,回报已经体现在了工资上。知识能改变命运的部分只在经济收入上面,凭啥你当第一名找对象就不发愁了?凭啥你当第一名就不生老病死痛了?一码归一码。

 

妈妈4 VS. 女儿4:女儿啊女儿,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犀利臭贫女:呦和,您当谁不知道怎的。还当发现了个新大陆。婚姻改变命运就像坐了个直升电梯,进去了,一出来就少了10年的奋斗。可您看看周围,有 几个靠婚姻改变了命运的。大家还不差不多都是门当户对。穷找穷,富找富。即便是美女,出生的阶级也决定了你能遇到的人。还是知识改变命运靠谱点。

Advertisements

不惮以最坏的恶意

    鲁迅先生教导我们要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敌人,否则就很容易犯Too
YoungToo Simple的错误。这简直就是百战不殆的占优策略。 近来各种捐款事件甚多,略略数下。

  1. 小章同学的捐款门。
  2. 人大校友张磊捐款888万刀给耶鲁,同是校友的,小霸王的老板段永平向人大捐款3000万刀。
  3. 台湾明星黑人办“Love Life”的公益活动,被诟病中饱私囊。小S打电话进去和主持人大吵公益爱心的初衷。(这一段甚是精彩,推荐!)

    孰是孰非,水太深,不好断判。通常对捐款人诟病的语调是“不过是为了抵税”,“不过是沽名钓誉”,“不过是购买良心的产品”。好,我们来算一笔小账。

    捐款人:张三三捐了100刀给海地人民,其中10刀可以用来节税,20刀相当于在当地社区树立好人形象价值的广告费,30刀相当于张三三期待好人有好报的良心产品。还有40刀是张三三纯粹出于要帮助海地人民的善良之心

    诟病人:那张三三得到的称赞就应该只有40刀,而不是100刀。张三三不过是…..

    受款人:海地小妹妹小花花揣好这100刀回家,买油买米重建家园。

    如果结果是最重要的,又何必去解剖在最初的动机呢,况且不是每一个张三三都那么有经济头脑知道节税的条款,况且不是每一个张三三都觉得好人形象有什么用,况且不是每一个张三三都知道人品守恒定律。所以,说一百句“不过是”,也抵不上捐1刀给小花花。

    还有捐款给谁的问题,有人骂张磊胳膊肘向外拐。我们每个人都有个亲疏远近,轻重缓急的Rank。为什么要用自己的Rank去套别人的Rank呢?有一些感情不需要解释,有了就在那里了。

     做一个好人的难点在于好心要能办好事,还要有彪悍的内心去走自己的路。做一个好社会的难点在于怎么样去鼓励这种社会财富的转移。 感谢鲁迅先生的教导,“最坏的恶意”常常可以保护我们。但如果永远拿出来的只有最坏的恶意,
我不知道小花花的柴米油盐该从哪里来。

 

历史历史鸡蛋糕

     我想历史是不是也总会惩罚懒惰的孩子,清朝时期中国懒惰了,没改革,盖着暖和的被子就是不起床,结果别人都闻鸡起舞,大中午了,懒孩子被拉出来打屁股,被壮实的孩子欺负。

 

        读中国近现代史,就两个字“憋屈”。也有好的时候,但憋屈的时候多。被壮孩子欺负过的人都知道这种感觉,恨的牙痒痒,自己又太挫。读鸦片战争,我想真可怕,在过山车的顶部的时候的感觉是最可怕的,因为前方有无尽的黑暗。读八国联军的时候,我想,靠,杀人不过头点地。清朝完了就好点了吧。原来真正的谷地还在未来,日本侵华,是几百年来我们被侵犯最深最狠的一次吧。我深深地佩服我所在的民族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坚韧的品性。这都挺过去了,还有啥挺不过去的。欢庆抗战胜利的人们一定想好日子就要来了吧。错。还有四年的战争呢。

 

        四年的战争结束了,新中国成立了,鲜花和掌声,未来一片美好。历史总是用它的方式调戏人民群众,让人们失望,再用它的方式给人们一点点惊喜。文革让无数人幻灭,能不幻灭吗,这是什么事?所以特别特别佩服马寅初,该吃吃,该喝喝,该扫厕所扫厕所,该被批斗被批斗,一活活他个一百来岁,真是条汉子。中国历史也就这近30年才平坦舒坦点,有幸生活在这个区间里。不管明天如何,反正先赚了个幸福的童年。经济的奇迹来的也是出乎意料。管它哪些是因为我们做了什么,哪些是因为狗屎运,先奇迹了再说。我们时来运转了。

 

        历史总是教育我们太傻太天真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我们学着谨慎的乐观。虽然美国近一百年的历史也有诸多大事件,但现代人和他爸爸,他爷爷,他爷爷的爷爷的生活历程应该大致相似,成长,上学,工作,退休。还是我们的近现代史波澜壮阔,几代人谁和谁都不一样。可是波澜壮阔是给人家看的,我想要的就是一碗温吞的馄钝。历史又教育我们了,这由不得你。

 

       为了防止虚无主义情绪的蔓延,该吃吃,该喝喝,该看国庆阅兵就看国庆阅兵。

我们这辈人!

     这个题目看起来有些吓人,似乎是父母年纪才该做的文章。不过正是我想说的感概。
     今天刚刚考完第二年的方向考试,如果通过的话今后很少会有这样的笔头考试了。就要开始以后的独立研究了,有一些激动,也有一些恐惧。读PHD读了两年,总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这块料,还有想读书的意义这回事。人生啊,想稀里糊涂的过也真的很难。最近复习考试,和一些同学一起自修吃饭,也总会聊到这样的话题。
     那天才第一次听说山东省内,城市的高考录取线是和农村的不一样的,要比农村低。(至少若干年前是这样的)。忽然更能理解为什么在我们这辈人的心目中,总会有那么强的不安全感。有的时候生活太安逸了,就会心里隐隐有不安。因为我们明白如果你不去challenge生活,生活不久就来challenge你了。总会为那些发生在自己周围,听到的,看到的不公正的事情愤愤不平。因为看到了这样多的不平,总是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要变得很强大,才不会被这样的事情吞没。可是慢慢长大,对什么是很强大的人就慢慢模糊了起来。高中的时候觉得考上好大学就说明你好强大。大学的时候觉得可以出国说明你好强大。出了国之后,发现不知道什么是强大。一般普通的中国人会觉得在美国某某小town里面做一个某某系的教授是件很强大的事吗?也许是,但我想一定不是最强大的。成长于内陆城市的我,发现什么是我们那里一般老百姓认为最牛的事呢,应该是做官。其实归根结底是你在这个社会上有多少抓取资源的能力。当了官,就可以有人跟班。当了官,家里孩子上学就可以有更多的门道。当了官,谁家办个店面,解决个户口,就方便多了。做官还是一件很实惠的事情。这些大学教授是做不到的。即使在越来越崇尚知识的今天,人们看重的是什么呢,是大学老师收入高了,到处被请去教学,在这个社会上能解决更多的实际问题了。
      这样说,好像偏执,但就这样继续偏执的说下去吧。觉得比起美国来,中国人的价值观会比较单一,美国人会比较多元。据我的小样本观察,美国人还是觉得能挣钱的人最牛。但是在学校里,崇尚学术,探索人类知识边境的人也有很多。你认为什么牛就去做什么。就像我们系某大牛说的“哪里有这样的Seminar,哪里有这样好吃的pizza”,看我们系的老师个个都比较怡然自得,很少会产生对学术的价值危机。因为美国的孩子该去哪儿上学就去哪儿上学,美国的营业执照该去哪办就去哪办,不是说美国没有什么以权谋私什么的,只是相对来讲,一个美国教授不需要变得十项全能,既能办了营业执照,又能帮惹了官司的人家找到门道,他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了。宏观里上学期读了几篇发展的paper关于instituion对人均收入差异的影响。现在用我这种非严谨的大白话论述来说,制度对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又是有多么深刻的影响。
     又回到了我的一致性理论,觉得一个人的行为和他的很多东西都是一整个系统都是一致的。一个有意思的想法,上学期总是羡慕很多韩国MM穿的很时尚先锋,就思考自己怎么就不时尚呢。首先,自己背一学生用大书包,里面塞得鼓鼓的,不时尚。可是不背书包怎么办,我来学校一待就是一天,要带很多学习资料才不会看烦。韩国MM可以开车来,放车里,背一单肩包,就时尚了。第二,自己得带饭,提一大兜,就算穿的再漂亮,也时尚不起来啊,有太多的中国美女都是被饭兜毁掉的呀。韩国MM不带饭,就可以轻装上阵了。所以下层建筑决定上层建筑,还是很深刻的。扯远了,还是回到我的我们这辈人。
     背负着这样比较沉重的历史背景负担,觉得中国人做学术还是相当不容易的。这些想法你永远没有办法和一个美国人说明白。因为他们不用背负这些,他们也不明白你的历史,你的原因,不明白我的一致性理论。一个同学说的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那是因为他们的父辈帮他们背负了。”是啊,我们的爷爷辈帮我们背负了战火,外族侵扰。我们的父辈帮我们背负了文化大革命。忽然站在了历史的纵轴上,有一种被时代洪流裹夹着前进的感觉,苍苍茫茫,无所尽也。
    
     

诚实与高手,不是天才不是错!

     最近关注到吴莹莹这个女孩,最初是看到那篇报道她当上副总裁的报道。看过之后有些震撼也有些疑问,小姑娘年纪小却真干了不少事啊,学校的内容那么快就学会了呀?能力这么强为什么没有上北大或是清华?不过当时又想想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能人也不问出处。也就没有想太多。天才的事从来不是我们常人妒忌的范围。
     没想到没几天,就看到了那篇全面驳斥的文章。言之凿凿,有事实有数字。想等另一方的回应,比较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另一方却没了声音。似乎事情已经比较明了了。其实每一个大学生写简历的时候都有夸张地成分。当然适当美化和欺骗是两个概念。其实就算把网友说的那些吴夸大了的地方都删掉,凭心而论,吴姑娘也算是一个优秀的大学生了,凭一份不被夸张地简历,找一份好工作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再加上她被那个公司聘请,无论如何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事了。当然我说的是普通人层面上的了不起。
     不知道背后有什么原因让她不愿意做一个了不起的普通人,非要做一个天才。天才难当,似乎是所有天才的结论。社会对于一个大学生的态度还算宽容。可是要做天才,除了要有真的是高人两至三等的才华,还有要接受公众显微镜观察的勇气。公众的眼光是苛刻而挑剔的,对地位越高的人这种要求也是越高,再加上无处不在的高科技。普通人装天才是件很难的事。     这些东西吴姑娘可能没有想到,但是报道她宣传她的那些人不应该没有想到,他们是深谙这个社会规则的人。一个名声,尤其是,不符实的名声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无异于一个诅咒。如果当初报道更加朴实一些,把吴姑娘的经历平实的写出来,相信今天事情完全不一样。就像你去公司面试,一个稍稍有经验的HR都会把你问的原型毕露,不相信那些人没有看出来。只是少了一个好心人提醒吴姑娘。
     我们每个人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说一些谎话,有些是善意的,有些是有苦衷但不会伤害到他人的谎话。因为我们是平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