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走高飞

   在世界末日里开了十分钟车,雨刷开到最大,如柱的雨帘却依然模糊了眼前,缓慢地爬行,
我可不想变成爱丽丝啊。好希望这是一场梦,最爱梦醒时的一刹那,所有可怕的事情都不算数。
把好方向盘,龟速前进。回到家,打开窗,河水潺潺,看着窗外类似卧虎藏龙中的绿色。要是回
国,啥时候才能再住上这河岸美景呢。偷个小闲,唠个小嗑。

1. 上帝的田地

上周看了顾长卫的《最爱》。小章同学真是到哪儿都是村里一枝花,小郭同学真是神来之笔。据某同学评论,小郭和俺们村里的年轻人那是一样样的呀。因所看版本语焉不详,遂寻来原小说《丁庄梦》。观后结论是都差不多,小说太短,很多情节开了个头就结束了。书里有好多句,“人命就像树叶说落就落了”。This is the life.

上帝很多块田,每个田的生产力不同,有的肥沃,有的贫瘠。上帝随机撒了一把种子,种子落在不同的田地里。即便同样时间的耕作,同样时间的阳光,肥沃土壤里的种子就是比贫瘠的长得好,长得多。于是跑到肥沃土壤去就成了贫瘠土壤里种子毕生的功课和追求。—-这就叫移民。学而时嘻之老师说得挺好, “对于穷人来说普世的价值观就是不当穷人”。 总有一番辛酸在心头……

美国央行主席伯南克说起自己接到哈佛录取通知的时候,他老妈说:“娃,你没好衣服穿,咋去哈佛呢?娃,哈佛离家里那么远,你咋回来看俺和你爹了?”….美国种子的故事只是总有个好听的名字“美国梦”。

2. 远走高飞,自己解围

A. 本学期作一门课的助教,偶遇班上一中国本科小妹妹,是从国内大学转学过来的。小妹妹说:“我国内的大学就在家门口,我要远走高飞,才不要待在家里。”

B. 某日办公室聚集了一帮临近毕业的博士,大家讨论想要去哪里。A是美国人,本来想过去欧洲的一个职位,也就想了一下下。A说有老婆在这儿有很好的工作,不想走远。B非美国人,只在美国和自己的国家找工作,说无法重头开始在一个新的国家生活。对异国生活完全不感冒。C说只有可能去说英语的国家。看来接近30岁的人也都不想远走高飞了。

C. 《非诚勿扰》上有个环游世界男领走了女博士。环游世界这件事的意义在于?也许意义是个完全不能问的东西。本系某教授说当他感到很挫败的时候,就把自己写过的Paper打出来,一遍遍的看纸版的,然后就会觉得人生没有白过。

低着头想给生活写个剧本,提起笔来又放下,我看到两只蝴蝶,啪啦啪啦地飞走了……

Advertisements

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德莱拉

我现在在的城市有一档美国中西部人民的情感节目,工作日的晚上播。里面有个主持人大妈,叫德莱拉,帮助人民答疑解惑,寻医问药,再放点应景歌曲。只有开车的时候会听广播,据我零星听来,德莱拉大妈已当奶奶,有若干自己的小孩,包括领养的小朋友,但现在是单身。情感节目的主持人必须声音温柔,具有安抚人心的力量,还得机智幽默,什么场面都得应付得来。德莱拉大妈纵横情场数十年,一湖江湖恩怨,早已化为了弱水三千,指点起江山来,那可是指哪儿打哪儿。

美国爱情故事自是不同于东京,好像美国人对阶级,年龄,曾婚否的弹性很小。我的中西部爱情故事都是听来的,贩卖一下二手故事。

故事一:一住养老院的奶奶,在那里碰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双方配偶均已走先一步。老奶奶和初恋情人又找到了当年的感觉,给德莱拉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就是个甜蜜幸福的小姑娘。德莱拉大妈的祝福也很经典:“He was your first love and will also be your last love”(他是你最初和最终的爱人)。

故事二:有个美国中年妇女打电话来感谢她的老公。当年她怀着别人的孩子,别人把她抛弃,老公出现,接纳了她和她的小孩子。十余年来对她的小孩视如己出。 她说她老公让她的人生很完整。

故事三:一个青年男子打电话来,说和女朋友分手了。女朋友等了他好多年,每一个关键坎儿上都等着他求婚,他总是说,等我工作了,等我挣大钱了,等我……. 女朋友走了

…….故事太多写不完,很多时候都是温暖地一笑。情感专家总是一个好玩的工作,工作是劝别人看开。但作为平凡的人类,往往自己看不太开。到家熄火下车的时候,忽然想是不是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德莱拉呢?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倾听,化解,放音乐,回家,抱娃……

浮生若梦,哥城六记(下)

5.飞跃疯人院

刚来美国的时候,有朋友玩笑说,一下飞机,见到了有生以来最多的胖子。美国胖子可是有了名的,有着亚洲人难以企及的梨型基因,胖到走不动路,胖到要坐轮椅。几年下来,我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多的怪叔叔怪阿姨怪….., 总之是怪人类。

这些演讲家集中在公共汽车上。A演讲家,公车门一开就说“Hello”。Hello声伴了我一路,一围观群众出声,被A演讲家眼珠一转,说,你也可以和我学习说Hello啊。B演讲家,开门的时候让我先上,但看到演讲家倾诉的眼神,我只能保持头扭转90度的姿势,死死盯着窗外,不给别人发言的机会。B演讲家只能向边上的白头阿姨开始了他的主题演讲,什么转基因,什么核武器。白头阿姨也是江湖经验丰富,出点声应和一下。为了防止被演讲,公车上我一般都避免和别人的目光交流。友F同学做人口普查类型的工作,某次电话采访一调查对象,被演讲了2个小时。

慢慢地发现,变成怪人类也不是一件那么困难的事,在这个人气稀薄的鱼缸里,稍不小心,就变了。哎,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努力飞跃疯人院。

6. 寂静的冬天

某晚,外面雪下得紧,一定有人说,真是最冷的冬天。每一年的冬天都是最冷的冬天吧,因为大家都忘了过去有多冷了。在雪地里心惊胆战地开了4个小时的车后,总算能回家钻被窝了。 为了打发寂寞的冬日夜晚,从图书馆借了若干中文书,抽出一本小郭同学的成名作《梦里花落知多少》。虽然幼齿了点,但好歹大学时也被寝室同学传阅,当时没读,现在就补上。边读,边OS:“这儿小孩子。这儿,价格指数改调整了,这儿……” 一口气读完了,也两点了,竟心有戚戚然。为什么也说不清楚。拔开窗子看了下外面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情景,把手机拿出来,电话簿从头翻到尾,从尾翻到头…….又关上了。

冬天还很漫长呀,要好好的……

浮生若梦 哥城六记(中)

4. VIP到来——美式民主101

来美4年有余,选举赶上了两三趟。第一趟选啥不记得的了,只记得电视上一个台动不动就说这个大娘,这个大叔是个Lier,另一个台就打擂台,都是巨光辉正面的高大全。身处Swing State的俄州,是各大选战的必争之地。美国总统大选更是得俄州者得天下。第二趟,小巴马,小拉里,小凯恩争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俺好像正困在万恶的考试里,外面硝烟弥漫了都,也没闻着。只记得有若干回在街上被志愿者问:“你选举了没?” 俺抬抬眼皮:“I am a foreigner。”(翻译成中文就是:俺是来贵宝地打酱油的。)

这不是第三趟儿了呗,小巴马政府的期中考试。巴马夫妇莅临我校指导工作。为了沾染到强大的气场,与两三友人共同去赶集。集市地点在Oval,学校的中心,去之前还有个疑问,能放得下吗?(事后证明这是故土拥挤思想作祟)。尽管有和小拉里握手经验的C同学一再说不用去那么早,小农思想驱使,还是提前两小时去了。人远没我想象中的,虽然绕着大操场几圈,但队伍行进很迅速。吹着小号,喊着Obama Fail的共和党小分队,像毛毛虫一样走来走去,很欢乐,人群也欢乐地给他们拍照。经过简单的安检,就到了集会现场。

等待主角出场的过程总是漫长,各方人士纷纷登场,有妇女代表(声泪俱下型),时髦歌手(年轻活力型),宇航员大叔(排比句排山倒海型)……作为我们这个酱油小分队的同学,在各方振臂高呼的时候,确实缺乏参与感,只能相互讲故事解乏。还是X同学通透,略略观察下,就得出了政治集会,邪教组织,传销团体殊途同归的结论。C同学看到州长上台,就想起自己某时去州政府办事,临走问州政府大妈,“州长在不?”大妈说:“在啊,就前面左拐第二个办公室。”下回谁去州政府办事,试验一下,看是不是真能见到州长,握个手,照个相。这若干人等的发言,总结一下就是:要工作,要医疗保险,要助学贷款,恨华尔街。难不成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主要区别是代表的阶级不一样?明星终于登场,猛拍了两张照片,酱油小分队也就撤了。

回家的路上,交通顺畅,并没有想象中的拥挤。忽然想到一年级课上的一篇Paper, 说民主国家领导人的作用相对较小,专制国家领导人的作用很大。呵呵,虽然无论小巴马,小拉里,还是小凯恩上台对美国社会这几年的发展其实也没啥大不同。但让他们PK,人民群众一番票选,也是多么生动活泼的事。即便民主选举和任何选秀选美一样,不免虚伪,但人家至少还对你虚伪呢,说明还是考虑你的感受的。

PS个笑话:本次集会35000人,好像创了个人多的小记录。在给学生讲生产要素边际生产力递减的时候,临时起意编了个故事:如果让这35000人在Oval上种花,如果我们把全哥伦布的人都放到Oval上种花,如果我们把全Ohio的人放到Oval上种花,会怎么样?学生嘻嘻一笑,那样我们就都被挤死了…….

浮生若梦 哥城六记(上)

1.  浮生

躺在牙医椅上,等着洗牙护士,墙上的钟表还是那个。不同的是护士好像换了,钟表下面换上了新护士全家人的照片。虽然只等了可能不到两分钟,可是空气音乐却都是那么的相似,晃了一下神,这是啥时候呀。一次洗牙完出去就知道了个不好的消息,伤心。剩下大多是在生活的平静期吧。医生老爷爷终于出来了,像个熟人似的和我打招呼,这几年都是他在照顾我的牙,他看看资料说都一年没见你了,时间飞逝啊。我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记得我,可是看到这戴着大框眼镜的老爷爷还是好亲切。

洗牙的过程甚是无聊,闭上眼睛脑袋中导演了个小广告:一个美国娃,有个固定的牙医。从小看到大,每一个画面,娃都长大一些,牙医也老一些,牙医的陈列品也从女朋友到结婚照再到有孩儿。娃到中年,老牙医消失,年轻的新牙医来。娃到老年,最后娃消失,娃的娃带着娃的娃的娃看中年牙医……养羊生娃的美国版。

 

2. 若梦

在一个地方待足够久的时间的好处是,你来得及形成和当地相关的传统,来得及交几个熟到透的朋友。

我搞得清的节是圣诞节,感恩节,独立日。老兵节,悼念日什么的就不行了,遇到啥就过啥呗。每年这个时候都是Football,都是有人挺激动。系里的同学又照例请大家去参加万圣节Party,会想着去年的万圣节参加了个傻傻的活动,前年的万圣节在抽抽。Buckeye
Donuts好像永远都开着,大秋天的又可以喝南瓜咖啡了。怎么说Ohio种出了个世界第一大的南瓜就像是昨天的事,怎么南瓜就又来了。糟了,像个老人似的回忆了。

熟到透的朋友的好处是,可以肆无忌惮的互相羞辱,可以一起骂娘(别人的)。有时你说上句,他们就接得出来下句。坏处是会听到重复的笑话。

在一个地方待太久的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秋天的哥城还挺美貌,金黄的树叶被阳光照得通透,有点小秋风,又不太过分。把落叶踩在脚下,哥城,
I want more.

 

3. 行为又艺术

A. 图书馆里,一个五大三粗的大哥们穿了一件Hello KittyT-shirt默默地坐在了我旁边,我扭头默默看了看Hello Kitty上的蝴蝶结,心里默默地画圈圈。

B. 每天下学回家坐公车的时候都会碰到一个美髯公。此公长得像卓别林时期演喜剧的大胖子,胡子被修成了向上的八字。看到他的胡子,我就想到了一个词——存在感。

C. 前方一黑哥们,穿了一件花衬衫,非龙即凤,还有一排中国字。阅读强迫症驱使,聚焦中国字,排除掉若干无意义符号,只有两字赫然而立——“流氓”!

 

秋季物语

1. 幸运数字

开学的第一堂课,让小朋友们一人选个幸运数字(从09),他们选完之后,才告诉他们是用来决定他们作报告的顺序的。下面是统计数据:

0

3

1

3

2

4

3

12

4

8

5

7

6

7

7

12

8

5

9

5

37 看来显著的被人民群众喜闻乐见。饭间,与AB同学笑谈此事,二位的高见是,

A同学:我喜欢小的数字,所以我一般会在0-5里选。然后一般我会选34

B同学:我喜欢大的数字,在大的数字里我会选7

咦,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这个心理研究呢。我编了个小故事逗你玩:0一般太虚无,不招人待见。1-9,先把人群分成大数组和小数组。然后人们又偏爱中庸主义,从1-5,选中间的3。从5-9,选中间的7。谁有空,就在你们班里做个小测试,看看这个现象Robust不?

2. 当时不恋,过后不杂

C同学突然打电话来问“要不要去看Legally
Blond的音乐剧?”,学校的优惠票$20。去看,还是不去看?在接下来的一分钟里,我做了如下计算

A. 去看。$20对于现在穷穷的我来说,还是蛮多蛮多的,音乐剧是个奢侈品,奢侈品定价还是蛮难的。Legally
Blond的音乐剧也不是很有名,如果是Cats我肯定去看。

B. 不去看。票是优惠票,又不用我自己去排队,看音乐剧也是打发周末无聊生活的好方式。

哎,当我振振有词的帮D同学分析是应该买$20的眼霜还是$50的眼霜的时候,我是多么有气场啊,像个人生导师似的。可是面对自己决策的灰色区域的时候,纠结也是同样的。

谁能送我两个内置式的计算器(植入体内的) ? 一个完全了解我的效用,不论啥事,按一下就给出个边际效用。另一个完全了解事情的成本,风险,不论啥情况,按一下就给出个边际成本。从此,我就可以跷起双脚,每天只要按,按,按,在我脑袋清醒之年,只要会比大小,就能做出最优决策。我就可以化身成当时不恋,过后不杂,内心无比强大的机器人了。忽然觉得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呢,搞技术的同学有没有兴趣做个这样的小插件?

3. MSN Space要关了—-感个谢,煽个情

好像如果迁到Word
Press国内就看不到了。我会找个新家,国内国外都看得到的。谢谢大家观赏我的博客这么久,其实其实,你们的观赏是我会强迫症似的记录生活的一大动因,很感谢的。虽然生活平庸平凡甚至残酷,虽然也说不出网络世界的存在到底算作一种什么存在,但固执地守着一个Idea,骆驼穿越沙漠,风把脚印掩盖,无迹无痕,但此行一定是有意义的。

 

在这个夏风沉醉的夜里

1. 青梅煮酒

        来美四年,第一次到纽约,第一次到时代广场。纽约啊,还是要趁着对美国有新鲜劲儿的时候才有意思。各色各样的人,谁也别觉得谁是外地客,谁也别见外。人们纷纷跑到胜利护士的裙下打探虚实。正要抬头望明月,惊鸿一瞥间,那个经常在新闻里出现的大牌子上飘过:中国的GDP超过了日本。夏风沉醉,这个消息没有惊天动地,人们还是泰然地去看裙子。我悠悠的做起了小梦:

        20年后的时代广场,拉响了警报,这次不是大火,不是911,只是大牌子飘过一行小字:中国的GDP超过了美国。当,当,当,裙子下的美国人民呆呆地抬起头来高呼:“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哈哈哈….

 

2. 对话

A:亲情是生出来的,友情是处出来的,你说爱情是怎么出来的?

B:不知道,可能是一系列复杂的物理和化学反应。

 

3. C

       10日与C同学约定11日运输若干物品事宜

       11C同学手机无人接听。

       12-15
C
同学手机关机。然考虑其宅男一枚,也不以为以。

       16日下午:D同学说几天夜里在C同学家周围停车,C同学家的灯都没有亮。E同学亦称,去找过C同学亦无人应门。考虑到C同学独居,为生命安全起见,D同学和E同学晚上又去敲门,亦无人。C同学的车就在小区里。对门的邻居说,好几天没有见过他的人。

       17日下午,EmailC同学国内室友F,称也多日联系不到,并称C同学之前没有出行计划,若出行必会托付猫。F联系C同学家人也称多日未联系。12点,2点,轮流去按门铃还是无人。窗帘紧闭。DE同学还称,没按门铃的时候有昏黄的小灯,摁了门铃出来灯就灭了。

       18日晨,C同学家的窗帘拉开了,去敲门还是无人,车也没开。与DE同学去学校主要图书馆一层一层去地毯式搜索,亦无人。

      找房东开门,房东打电话给主管,主管说:“车前几天都不在,今天才出现。”明显是在撒谎,摆事实,讲道理,车一直都在,事关重大,请速开门。

      来开门的主管竟然就是C同学家对门的邻居,震惊。

      只有主管能进屋,他说,书包在,电脑也在,猫有猫粮,一切太平就是没有C同学。主管离开。

      D同学,E同学调动所有看过的侦探片的知识,在房门和车都作了标记。分析了种种可能性,看来那个主管靠不住,还是要报警。

      911911说你等着。报学校的校警,催促当地的警察早点来开门看看。再跑去C同学家楼下等警察,吼了几声他的名字。

      C同学站在阳台向我们挥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