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惮以最坏的恶意

    鲁迅先生教导我们要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敌人,否则就很容易犯Too
YoungToo Simple的错误。这简直就是百战不殆的占优策略。 近来各种捐款事件甚多,略略数下。

  1. 小章同学的捐款门。
  2. 人大校友张磊捐款888万刀给耶鲁,同是校友的,小霸王的老板段永平向人大捐款3000万刀。
  3. 台湾明星黑人办“Love Life”的公益活动,被诟病中饱私囊。小S打电话进去和主持人大吵公益爱心的初衷。(这一段甚是精彩,推荐!)

    孰是孰非,水太深,不好断判。通常对捐款人诟病的语调是“不过是为了抵税”,“不过是沽名钓誉”,“不过是购买良心的产品”。好,我们来算一笔小账。

    捐款人:张三三捐了100刀给海地人民,其中10刀可以用来节税,20刀相当于在当地社区树立好人形象价值的广告费,30刀相当于张三三期待好人有好报的良心产品。还有40刀是张三三纯粹出于要帮助海地人民的善良之心

    诟病人:那张三三得到的称赞就应该只有40刀,而不是100刀。张三三不过是…..

    受款人:海地小妹妹小花花揣好这100刀回家,买油买米重建家园。

    如果结果是最重要的,又何必去解剖在最初的动机呢,况且不是每一个张三三都那么有经济头脑知道节税的条款,况且不是每一个张三三都觉得好人形象有什么用,况且不是每一个张三三都知道人品守恒定律。所以,说一百句“不过是”,也抵不上捐1刀给小花花。

    还有捐款给谁的问题,有人骂张磊胳膊肘向外拐。我们每个人都有个亲疏远近,轻重缓急的Rank。为什么要用自己的Rank去套别人的Rank呢?有一些感情不需要解释,有了就在那里了。

     做一个好人的难点在于好心要能办好事,还要有彪悍的内心去走自己的路。做一个好社会的难点在于怎么样去鼓励这种社会财富的转移。 感谢鲁迅先生的教导,“最坏的恶意”常常可以保护我们。但如果永远拿出来的只有最坏的恶意,
我不知道小花花的柴米油盐该从哪里来。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不惮以最坏的恶意

  1. 嗯,同意。我的朋友中就有典型的“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别人的。但往往这种人会被认为是比较成熟、世故的。

  2. 结果导向对于一些事还是很有道理的,优秀的领导者和管理者大部分都是结果导向很强的人吧,他们把所有最最坏的假设全放进自己的管理体系,最终却能使结果在其掌控之中,这也确实是一门艺术,而制度的建设也有相似之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