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不动这许多愁

    几个朋友的博客里都提到了龙应台的《大江大海》,昨天也略略翻过。是一部感性得滴血的作品,从微观角度讲述了人民见证的中国现代历史,兴也百姓苦,亡也百姓苦。

 

         作为一个感性的女性,自认同情心的水品应该在均值以上。但实用主义作怪,也会去问,同情有用吗?换言之,自己需要别人同情吗,别人需要自己同情吗?Kind of , 不过也只此而已。大江大河逝去,一代人走过,带走的是所有的悲伤和喜悦。回忆是苍白的,历史也是苍白的。中学课本说历史是用来察往知来的,看来不能知来的历史也是没有用的。同情同感,人类的哀愁和喜悦。心里深深怀疑,到底有多少的哀愁和喜悦是可以分担的, 10% or 20 %

 

         也许是作为人类的一种心理自我疗伤,大多数情况我们从自己的人生经验学习生而为人的道理。即使只隔一代,没有共同体验,也像前朝古人一样无法理解。没打过仗的,永远不理解打过仗的。没文化革命过的,永远无法理解革过命的。上一辈的人总有向下一辈的人讲述自己历史的冲动,可是下一辈能接受到的总是很少,无论上一辈再怎么生气跺脚,最后也只能叹口气默默抽身离开。这样每一辈都可以不用背负着太沉重的悲伤前行。该忘记的想要记得也难,该记得的也很难忘记。新一辈就是重生。

 

        受文以载道的思想毒害至深,窃以为,同情的能力是社会关系的润滑剂,可以让我们用更温柔的目光去看待他人,体现在行动上。如果无法转化为任何缓解别人痛苦的行为,或是自身应对人生某种状况的准备,为什么又要站在某个制高点上去同情呢?是为了摆一个美丽又忧伤的姿势吗?

 

         如果把各种看世界看历史的角度比作照相机的镜头,宏观叙事是一种,微观煽情是一种,写诗是一种,思辨是一种,做土豆炖牛肉是一种,做实验是一种……。我们每个人能有多少个镜头呢?写得出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李清照,也能挥剑抛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苏轼可以一边十年生死,一边大江东去。最幸运的是达芬奇,他们家可能是卖照相器材的。知识精英对人民群众振臂高呼,你为什么不懂得,你为什么不同情,你为什么这么愚昧。人民群众就傻了,俺这破傻瓜机永远拍不出您那单反的效果,别在俺们面前显富了。

 

         想要有个广角,可是永远只能手握着自拍。

Advertisements

3 responses to “载不动这许多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