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春梦几多时

      除了看Paper,原来很少看英文长文章,最近因为金融危机和美国大选的话题,看了一些美国公共知识分子写的东西。记几点零散的观察。
1 一场春梦
      事件的起源是房贷,房贷的起源是一个“让更多美国人拥有自己住房”的春梦。因为这个梦,两房殚精竭虑的推动次贷的发展,市场为这个虚幻的东西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就像风月宝镜中的王熙凤,美丽却也夺人性命。
 
2 务实
      经济学的论文都是活在假想的世界,严肃的Paper,很难让人直接和现实挂起钩来。但报刊上的经济评论又是完全不同的风格。美国知识分子分析起现实问题的时候,往往抱着一种最最务实的态度,好像仙子从假想世界掉落到了人间,立刻适应了人间的规则。
      1)政府能力:既非高大全的万能指挥者,也非一无是处的窝囊废,对政府在这场危机中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的讨论是最多的。对于一个拿别人钱为别人办事的人,很容易让人对他的公允性和能力产生怀疑。比如该不该保释,保释哪些企业,以什么样的价格进行,这个时候该不该给股东分红,利益矛盾可能引起的腐败问题。即便有很大的道德风险,但尘埃已落定,该不该保释似乎已不是问题。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他违反了大人的规定去湖上滑了冰,掉到冰窟窿里,即便大人原来说过你要这样做就不管你了,即便大人知道此时相救孩子可能下次依然会违反规定,但看到冰窟窿里的孩子,100个大人还是有一百个会去救的。对保释计划的具体细节人们讨论的如火如荼,因为魔鬼都在细节中。美国人民还是比较成熟的,懂得“政府知道一切,政府会照顾好一切”只不过是圣诞老人的美梦。
      2)纳税人是政府的股东:所以人们对谁是这个政府的CEO,这个政府怎么运作,都非常有参与感。
      3)选举是件很扯的事:用最简单的似是而非的逻辑欺骗到更多的人你就赢了,这就是游戏的规则。不管那些逻辑是多么的傻,只要人们买帐就行了。招别人喜欢对有些人来讲是很容易的事,对有些人却很难。曾经有段时间迷恋过看大学生辩论赛,现在想来不过是有理就在声高,咬来咬去。
 
3 象牙塔和花花世界
        写时评的很多是出了名的经济教授,在象牙塔里打拼了这么多年,时而来花花世界关注一下现实问题,钱名两得。有时在想,经济学家职业生涯的终极理想是什么,是在象牙塔里赢得同行数人的敬仰还是飞到花花世界,对时局指手画脚呢。
 
4 另外
   有些东西,太过沉重,提到时,却一个字也写不下去,比如说“阶级”“个人奋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